人类社会的演变:从盗贼统治到民主民选;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人的差异;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必然性

注:本文只是近来看真正的人类史《枪炮、病菌与钢铁》一书中的一点随想整理,不系统也不完善。2014.6.11 P323 我想到马克思主义虽然错误但却有它的历史必然性,2014.6.13 抽空理了思路形成此文。

人类社会的演变:从盗贼统治到民主民选;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人的差异;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必然性

能够彼此接触到的人类社会群体,相互间会发生竞争乃至斗争,只有组织化的社会才能胜出、幸存、发展壮大。社会组织地越好,人口越兴旺,生产越有效率,科技越发达,社会就发展地越好越强大,既能抵抗外侵而自己也能向外侵略;社会组织地差甚至没有组织,一盘散沙,最终会被强者吞并或消灭。

社会要组织起来,就得有统治者首领与被统治者民众,首领靠掠夺民众财产为生且往往是奢侈地生活,它的统治必然是一种不劳而获的盗贼统治,社会必然要存在不平等、受压迫、被剥削。当压迫加剧、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时,社会就会发生暴力革命,有的是来自底层自下而上的反抗、有的是来自上层其它派系的政变反叛,但结果都只是改朝换代生成新的盗贼统治,开始新一轮循环:社会安定、矛盾积累、暴力革命、重建秩序……

无休止的朝代兴替轮回中,有人自然就会反思——比如卡尔·马克思——为什么人类社会会不平等、百姓要受压迫遭剥削?而非只是去想着推翻旧的盗贼统治、再重建一个新的盗贼统治。这就是共产主义学说与运动的根源。但他们想错了,不平等的根源并非全在于私有制,共产不是压迫的解药,最终他们也不过是生成新的盗贼统治。

马克思认为共产是解决压迫的法宝,其实他这么想很简单、他也只能这么想。盗贼统治中社会大多财产集中在统治阶层,革命重要任务是处理这些财产,方案无外乎三种情况,一是把它们的拿来成自己的,那就是走改朝换代的老路,不是什么新发明;二是把全部财产共有即马克思的共产,但在现实操作中,全民所有只能是句空话,财产还得被某个实体所有,这只能是国家,但国家所有落实到实际却势必会演变成领导所有,最终又堕落成盗贼统治;三是均分,人人平等,谁来供养领导,只能是退回到无组织的原始社会,最终或者被高级社会消灭就是慢慢再演化出盗贼统治。

人类社会不平等的起源一个表面的、直接的原因是私有制与继承权,它让人与人生而财富不平等,但还有一个至人许多人不愿承认或不敢明言的重要原因,即每个人生来才智、体质、运气本就不等而非单纯财产不等。让一群人中每个人初始财产相等,任他们自由发展一段时间,他们自然财产会变得不等。也就是说,因为人除财富外的其它自身条件的不相等,人与人本来就不可能平等。

共产主义,实际就是由相当自大狂妄的一些理想主义者,人为主观构想出的社会组织形式,它没有经过长期时间的检验,直接就要到社会中实践,历史上没有比这更疯狂、更悲惨的人类实验,如此势必有诸多问题,最终会难以为继,沦落成新的盗贼统治,成为让人笑不起来的天大的笑话——为了平等却成了最不平等。然而盗贼统治虽然存在不平等,但它却是经受住了近万年的时间检验,即它有它自己的生存优势。

下层的民众自然大都想要像统治者般有好的生活条件,也就是共产所要的平等、没有压迫,共产的方案无疑对他们有很大吸引力,所以很多社会会暴发共产革命,但基于共产理论本身的幼稚性、错误性,即便革命成功建立国家,其最终会走向它们的反面。激进的共产革命行不通而被淘汰,但民众求平等的心志亘古不变,随着科技的进步、大众知识的增多,来自民众的反抗,让严重剥削与压迫的盗贼统治越来越变得不好使,社会演化自然趋向于民主与民选,最终就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相互妥协、折衷,通过民主选举产生较为平等、较少剥削的社会。

共产主义虽然是错误的,但下层民众与理想主义者难以看到这点,共产对他们太有吸引力了,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想象出共产主义、列宁斯大林为之奋斗,这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只有经历苏联最为血淋淋的教训,人类才能稍明白共产的不可行性,统治者才会深刻地警醒到共产主义的恶魔性,从而对其严加防范。

2014-06-15 09:43:49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