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511 父亲东观修好电三轮并买棉豆粕,初识豆儿家世,联通吉比特光猫兼路由不能改无线密码,游泳群骨头王聚餐丰盛

大牛拉稀大概有近一周,才好转,曾叫来Limp兽医输过液。说是因为产奶量降了但没降精料喂食量,导致了拉稀。大牛好转,小黑居然也跟着拉稀了。所以喂食量都减了,小牛7斤变6斤,大牛原先10斤直降为7斤。我讨厌它们拉稀,因为清理牛粪难度与工作量都增加。也不知怎么,父母很看重牛拉稀,但凡拉稀就要设法医好,而我常拉肚子,我都是不闻不问,任其由它,自然就好了呀。看来,牛比我精贵。

143 0
207

230 小魔鬼数码配件店 水星MW305R 无线路由器双天线 41.59,水星 MW315R 三天线 49.80 订单总金额:91.39 元
418 撤掉博客右侧广告:晋中祁县急招钢结构彩钢瓦安装工、电焊工若干名,工资月结,年龄20-45岁,手机联系电话:15135414588

613 我家院里的西葫芦快能吃了。

622 一辆救护车在怼一辆大货车:救护车在前,大车向哪边拐它就拐向哪边,让大车无法超车。

625 我东高堡的初中同学开的天益泵业有限公司。在天眼查上,可以看到他的名字高全勇,2011开办,注册资本50万元,拥有50%股权。且其还与2014年注册的公司祁县百川种植专业合作社有关系,这家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

628 东观收费站东边已经破拆,砼块堆积

631

700 东观操场翻墙取球第二次:球又掉入小区旮旯,再次翻墙取球,轻车熟路,比较轻松

711

714 东观城门楼子在修缮

东观广场上水写字老头

717 老爱成的蔬菜摊

723 东观G108工地上

730 有老汉到水泥块中捡拾钢筋趁人家没上班。

741 马店蔬菜6.5:青椒4元/斤茄子1.8元/斤葱头1.3元/斤
928 给YArmyV家修电脑,却似乎硬盘坏,进入PE后显示只有几兆的硬盘。但据其讲,他抱电脑到东观修电脑处,电脑就自己好了。

940 父去修车店修好了被我撞坏的电三轮,花了两百多,把一对避震都更换了,顺便修好了车大灯,直接换了个新的。

顺便拉回棉粕豆粕在东观,而非同发饲料厂。两家价格差不多。
180511 棉粕 阿克苏市林泉油脂有限公司 1.4元/斤 350多斤,豆粕 邦基正大(天津)粮油有限公司 五岳牌 140斤1.64元/斤

1011 爱生家的猫和狗一天到晚守大门

1047

1051 霞店火炬。给其收钱码,后其给了一元钱。
1053 霞店内景及井冈老婆。

1101 东店脆皮雪糕1
1105 面皮5元,从东店取到的现金。

1116 接豆儿电话,要下午两三点过去看看,改密码与买井盖等事。

1418

1441 计划赶不上变化,本要直接去找豆儿,却先与小伙伴们踢会球后才找豆儿。

1514 到了豆儿家却他不在家,只他母亲在,说是豆狗采购饭店之饭桌去了。

我也这才知豆儿是何方神圣。原来他就是东六支村一大能人+富豪、人称天才的人的孙子。他自幼丧父,母亲守寡二十多年至今。但人家爷爷特有钱,给盖了非常大而气派的房子,我说怎么没有父亲他家房子这么好,原来是有个好爷爷,只是大概5年前寿终正寝了。他妈也挺勤快,院里种了大量各种菜。豆儿有兄妹各一,兄弟俩都曾在国新LNG上班。原塑料管厂成了做光伏的,好像也是豆儿经营。

1530 豆儿装的联通宽带,用的是猫与路由器一体机,叫“吉比特无源光纤接入用户端设备(GPON ONU)” ,型号是ZXHN F677。但是无法修改无线密码,因为Web方式无法进入设置页。我也曾打给联通线务员磊磊,他说本就不能改,想改只能再加路由器。

1602 霞店1元

1741 天凉有风亦来游泳,越凉越要游,有风越刺激。在橡胶坝小房子不远处,我停住电三轮后未注意,电三轮自己跑了撞向一辆汽车,我紧张推车,还是极轻微地剐蹭到车后,好在司机放过了我。最近我总是毛手毛脚,以后可得当心。我其实注意到了溜车,但是错以为向汽车的反方向溜,从而千万了事故。

1747 沙滩上种上了芦苇。

1755


1758 游完扯淡会

1835

1932 东六支骨头王之大骨头肉真好吃

1915-2039 游泳群聚餐在东六支骨头王饭店

  • 在一个包间里,里面有大屏液晶电视,可以K歌但没人唱,也有空调,装修地不错。一共坐了两桌大概有十七八人,其中一女,是老四的老婆。
  • 饭菜丰盛又好吃,难怪骨头王生意好。一个肉接一个肉,根本吃不完,浪费极严重。水果盘好像直接弄地罐头,我吃了好多块桃子。虾米完全炸酥了,我都是连壳直接吃,没有问题很好吃。
  • 其实也挺没意思,就像在八年哥家吃饭,来了等吃,吃完说几句就走,好像就是为吃而来去。还不我跟大姐夫边吃边聊、天南海北地扯有意思。这聚餐人太多,也说不到什么高深的话题,就只能瞎扯来扯去。
  • 这顿饭应该是SwordMiddle补赶会没邀大家吃饭,所以叫了好多人,我初以为是少量人来吃,自作多情了。国保男、老刘、会长及副会长、群主兼秘书长等等都到了,但大都我也不熟,所以也说不上什么话,所以我一直在吃吃吃,吃完了就犯困,边听边打瞌睡,待我清醒,也基本要散场了。我最近总是八九点就瞌睡地必须睡觉,而凌晨一两点、两三点就醒起。
  • 有两人弃车而行,要徒步回城
  • 怎么人家一邀请就能来人吃饭,我去一个人也没叫到?我气馁吗?谈不上。我知道问题的症结。我没钱,他们看不起我;我平时跟他们互动少,没什么交情。或许按我现在的状态,明年就能邀到人,但估计那时,我已经厌弃了人多嘈杂,不会再叫人。所以说,事情往往就是,你想要的时候,它不来;你不想的时候,它们偏偏一股脑地都要来。矛盾处处有,无可奈何就是如此,毕竟我不是全知全能。
  • 会长把大骨头都带走了。这种场合,也就有身份地位的会带,一般人是不好意思拿的。我则压根没想过这回事。
  • 他们反复地谈起白天有人去紫金山玩耍,有和尚有庙,我对此不感兴趣。也说明天要水库游,我也不感兴趣。
  • 我喝了一瓶啤酒一些水果盘罐头汤汁一些健力宝——宴席快完时SwordMiddle拿来好多罐装健力宝。
  • SwordMiddle 拿出一盒芙蓉王让我们桌上抽。这我就了解了,一般场合,只要芙蓉王就够格了。可惜我的芙蓉王赶会没用上。

2043

2018-05-12 05:03:29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