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县伞头秧歌许凡诗文赏析:即兴方言演唱 奇丐自在人生

《奇人奇诗——许凡秧歌集锦 2001》
主编:孙善文(临县副县长)、 张犬照
北岳文艺出版社 2001.1 第1版第1次印刷 定价:10元。

许凡,1926-1995,生于山西省吕梁市临县刘家会镇许家峪村。

临县伞头秧歌唱词四句组成,多七字句,必须方言演唱才地道。从优酷现有视频看,多一男一女打伞对唱,一个话筒交替演唱,乐队只在两人演唱间隔中演奏。因为都是短句且传言是即兴作词,如我预料,视频中秧歌曲调单一变化甚少,也说明临县秧歌玩的是唱词,最高明。看视频没字幕,临县方言压根听不懂,同我们这,方言中的女声嗓门都很粗犷,不是那种婉转如莺,想必与山西黄土生活艰苦有关。还一大特色是,他们演出不穿专门戏服,看上去就是日常衣装,唯一不同于日常只在于打伞!

许凡秧歌,很地方特色也就很冷门,一般外乡人难以看到,我也事出偶然,是多年前亲戚从临县带回的书。一直觉得里面不少方言值得学习,但却一直未看,直到今年起了动笔之意后才决定翻翻。起初对内容什么的并不以为意,但看到后来嚼出了味,许凡其人之品性挺合我的路子,很对我的胃口!

要了解许凡秧歌的高妙,不能单看其文字的简单乃至粗俗简陋,有两点必须强调:临县伞头秧歌是“即兴编唱、现炒现卖”、”依据当时当地情景,短短几十秒内编唱出来“,孙善文称许凡是“见甚唱甚,想啥唱啥,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只要有人提议,从来有求必应”,即它是一个即兴作品,非是文人精工细作反复推敲,如此少了精美但有了天然纯朴风;第二,它是用方言演唱的,你普通话读来几乎毫无韵味,但用方言唱起来就好听了。

许凡秧歌一个特点是比喻了得,信手拈来的比方,形象又贴切,让人很是佩服。比如形容人自不量力,”尿的一泡冲不开渠,出的个气气吹不倒墙“,很粗俗但很生动。加上他的语言很通俗地方化,让其秧歌表现地很接地气,这点大异于文人诗歌,那多是文人间的游戏,与老百姓无关。还有许凡秧歌同样会带有民间底层文学的共有特点——有点儿黄,夹杂一些幽默黄段子,说实话,舞台表演不带点性趣会很无趣,人间无性不欢,政府没必要视之洪水猛兽,否则太伪君子了。比如亲兄弟因打院墙发生对骂,许凡道“兄弟二人打高墙,方尺量了皮尺量。你的短、我的长,两人日的一个娘。”这唱地忒损但却很绝妙地符合场景。

再有也是对我而言最生要的的一点,他所表现的人生态度很令我欣赏,虽潦倒终生,然洒脱豪放、自由自在、放浪形骸,比如说其乞讨为“天下欠账要不完,我不上门人不还。”、“手拿上打狗棍周游列国,虽然穷活得两天无拘无束。”。他这种文风,与元曲表现出的出世消极避祸颓废感很相似。

让我比较纳闷的是,许凡一个民间艺人,还是兼职乞丐,他的作品是如何留传下来的?是有人专门现场文字记录?还是其秧歌太过深入人心被人广为传诵从而为人所收集?两种方式在我看来都很神奇。

看优酷伞头秧歌视频,还真个打伞,哈哈,最搞笑的是,花伞边缘,还张贴悬挂有广告,我实在是忍俊不禁了,这太神奇了!如今到处都是演出服上做广告,人家临县这旮瘩可省了事,打一把广告伞也省地折腾衣服。说起这打伞我很好奇,它是如何起源的?演唱者为突出自己角色?露天演唱遮阳避雨?古代某种器物演化中被伞作为道具替代?我觉得是最后一者,秧歌起源于民间各种祭祀群众活动,以前祭司或拿有一根神棍,慢慢变雅成了花伞。遗憾的是,网上找不到许凡表演秧歌视频。

2015临县伞头秧歌《风》朝阳沟秧歌晚会6刘林丽贺升亮对唱 花伞广告绿亨兽药和彩虹饲料
2015临县伞头秧歌《风》朝阳沟秧歌晚会6刘林丽贺升亮对唱 花伞广告绿亨兽药和彩虹饲料

临县伞头秧歌路在何方?首先它是难以向外发展的,方言特色是其生存的根本,也成了制约其发展的瓶颈。随着方言日益萎缩,地方小曲市场会越来越小。我倒觉得,这秧歌就不必发展壮大,就在一地一域,保持其特色,成为人们婚丧嫁娶茶余饭后休闲娱乐挺好。因为临县秧歌这种四句七言诗用白开水式的调唱出,很适合大众共同参与对唱,既高雅又通俗。

★ 许凡秧歌精选

许凡秧歌精选收藏于Evernote国际版之公开链接:http://www.evernote.com/l/AN2BPiBCGTVFypC2H7IZfOqaqjWdUKcXvdI/

PS. 我收藏的诗词古文等共享印象笔记本:https://www.evernote.com/pub/55380855/3

姓许名凡实不凡,范丹老祖把家传。
天下欠账要不完,我不上门人不还。

老人们是高门大户祖传耕读,到我手上改门换户有官不做。
手拿上打狗棍周游列国,虽然穷活得两天无拘无束。

人的生死天关照,不要看得太重要。
黄泉路上无老少,只差迟到与早到。

不偷不抢不行骗,从不欠人一分钱。
阎王甚时下请柬,说走就走常随便。

好心总有好回报,中国不要冥国要。

生老病死信天游,不要为我瞎忧愁。
阎王要个好伞头,死后做鬼也风流。9
150523

铺不起簟擀不起毡,褥子被子没一点。
缝不起枕头枕地砖,睡在炕上能瞭见天。

河里洗脸庙里睡,进村先受狗的气。

吃了上顿没下顿,无奈拉起讨吃棍。

一家人家六口子,一圪瘩被子来回撅。
盖住头来露出㞘,睡在炕上冻了脚。14
150524

三尺短杖手中拿,浪迹江湖走天涯。
咳啦啦啦咳啦啦,活到啊达算啊达。

落盘菜、摇壶酒,天南海北任我走。
盘龙大棍挽在手,打遍天下咬人狗。16
150527

走方山、过文水,经常人起铺盖起。
两个肩肩抬个嘴,常赶事宴不记礼。

许凡过年很容易,一日三餐派出去。
两腿一弯眼一闭,睡上一觉长一岁。

自古财大气才粗,贫困潦倒见人羞。
贫了不能细讲究,康熙王吃过到口酥。
18 150529

钻神堂、入古庙,女娲和我常睡觉。
脑相触、脚相靠,黑间全凭她关照。

冬天冻、暖天晒,天阴下雨受洋罪。
虽说心闲口自在,常在人前小几辈。

翻山跳沟把事宴赶,不嫌熬人不嫌远,
不怕笑话不怕卷,自古道人穷不顾脸。19 150531

少权没职家贫寒,苦处经常说不完。
穿也难、吃也难,一辈子心闲身不闲。

观音长得很漂亮,脚踩莲花观四方。
我们村的光棍多,咱给你找个好对象。
150517

财迷心、鬼迷路,神仙难出酒的彀。

好人说你你不听,劝了耳朵劝不了心。

尿的一泡冲不开渠,出的个气气吹不倒墙。
政府院里耍黑皮,非把你木棒曲成犁。

荣华富贵不追求,贫困潦倒没忧愁。
看罢太阳看星宿,再看耕地老黄牛。
150518 P35

70s,许家峪乡修路刨出古墓,年轻人锹把挑颅骨玩:
远瞭像个石础则,近看是颗脑瓜壳。
因为修路来刨出,叫你看一下新中国。

柏木木头三寸厚,割两副风箱尽尽够。
虽说有点死人臭,穷家薄业能将就。

亲兄弟因打院墙对骂:
兄弟二人打高墙,方尺量了皮尺量。
你的短、我的长,两人日的一个娘。

好人不用人说好,拙人最怕说不巧。
尽管你人老心不老,要晓得霜降杀百草。
150520 P46

霜降百草长不起,树老皮厚叶子稀。
人老腰曲血气虚,再犟也节令不饶你。

青年男女把婚配,情投意合两相爱。
一块被子两人盖,计划生育下一代。

看戏
不是奸臣害忠良,就是相公找姑娘。
生下太子封为王,洗了眉眼不认娘。
150521 54

冥国票子摇钱树,花园第府叫鬼住。
烧金山、烧斗库,回回上坟了心事。

讨吃鬼、偷人鬼,鬼是人、人是鬼。
我是人穷不如鬼,你是人性不如鬼。

不拉帮、不结盟,不当帮主不称雄。
踏遍青山常一人,诅天骂地不留情。

大跃进时
人伙茅坑猪伙圈,禾苗在地把铁炼。
虚夸假报都觉见,谁敢反对总路线?
150523 80
强壮劳力去炼铁,老弱病残地里做。
黄田在地不拾掇,山药未刨下了雪。

三年灾难时
二尺家布证按人发,缝成裤衩也穿上窄。
普天下都是这活法,遮不住羞耻的不只咱。

文革时
上地如同出家祭,到了地里打瞌睡。
草草留下苗锄净,回时好比狼撵上。

耕地耕个犁尖尖,锄地锄个地边边。
送粪担的一点点,一伙家坐下吸烟烟。87

★ 其他摘抄

望乡台

揭起尿壶当火烧:本地风俗,新婚夜将火烧扣入新尿盆内,谁先尿谁就先吃火烧。P57

吕梁西部某家,闹洞房的把小两口塞进箱里压上被褥盖上盖坐上打扑克,玩到兴头忘了人,最后揭开都已死。

炒面:晋西北地区农家用炒熟的高粱、玉米、黄豆、糠等磨成的面,可干食,也可用水或稀饭拌食。 86

2015-06-06 18:48:33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临县伞头秧歌许凡诗文赏析:即兴方言演唱 奇丐自在人生》有2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