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之外媒报道中国疫情:纽约时报NYT采访WHO称赞中国,BBC预想流感爆发

承袭世卫组织在中国-WHO联合专家考察组2020年2月24日晚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上Bruce Aylward发言,在2020.2.29公布的《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联合考察报告》,还有2020.3.5日纽约时报NYT对Bruce Aylward的采访报道,WHO 一以贯之地正面评价中国防控疫情的大隔离方法(WHO称之为综合性非药物性干预措施、古老的围堵方式)。即便如此,还是有大量的人认为WHO被收买来吹中国,估计它们会认为一贯反华的纽约时报也被中国收买了。

看到纽约时报能发出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大加称赞中国的文章,我不由地想一句常凯申元帅的一句名言“天下何人不通共”。如果不是屁股歪到极点,亲自来中国亲身感受下中国人民为防控新冠所付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与牺牲及因此收获的局势好转,我相信,谁也会由衷地由中国黑变身中国吹。正如虎扑网友没事折腾说的,艾尔沃德有如埃德加·斯诺,向西方反映反映了当时的真实的中国。不过我想没多大用,西方对中国的成见太深了。

相关:

本文收集了最近我看到的多篇有价值的外媒文章,主要是纽约时报采访布鲁斯·艾尔沃德、BBC在2018年底发的预想《如果又有一场致命性流感爆发怎么办》。原本我也懒地且也没时间弄,只想收集到当日日记中,但量较多,故无奈独立成篇。
我发现,外媒的中文报道,NYT与BBC是有限的几个比较起来较为客观报道中国而又有官方翻译免费中文版可看的,不是说它们不无脑反华黑中国,而是全靠其它脑残同行陪衬。诸如美国之音VOA、自由亚洲电台RFA、法广中文网RFI、德国之声DW之类,则纯属目的就是反华,立场决定观点屁股决定脑袋,基本没法看。轮子办的一些诸如大妓院的媒体,那就更不用说了,底线也没了,根本不能看,只是Google喜欢这些轮媒,它们的排名在谷歌搜索中较高。

★ 纽约时报难得说中国好话

疫中访问中国,WHO专家组组长看到了什么?
DONALD G. McNEIL Jr.2020年3月5日
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是赴华评估中国冠状病毒防疫工作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组长。 [欢迎点击此处订阅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简报,或发送邮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订阅。]

作为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此次中国之行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Bruce Aylward)感觉自己已经登上过巅峰——看到了应对的可能性。
在2月的一次为期两周的访问中,艾尔沃德看到了中国如何迅速遏制一场吞没武汉、对全国各地构成威胁的冠状病毒暴发。
中国的新增病例已经从2月初的每天3000多例降至约200例。随着中国经济活动的恢复,这一数字可能再次上升。但就目前而言,世界其他地方出现的新病例要多得多。

艾尔沃德说,中国的抗疫方式可以被复制,但这需要速度、资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气
迅速采取行动的国家仍可能控制住疫情,“因为这还不是全球性的流行病——而是全球都有疫情暴发,”他补充说。
艾尔沃德拥有30年抗击小儿麻痹症、埃博拉病毒和其他全球卫生突发事件的经验,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他详细介绍了他认为抗击这种病毒的行动应该如何开展。

以下对话经过了编辑和精简。

问:我们知道这种病毒的致死率是多少吗?我们听到一些人估计它接近1918年导致2.5%患者死亡的西班牙流感,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它比导致0.1%患者死亡的季节性流感稍微严重一些。遗漏病例数量可能会影响这一数据。

答:西方国家对无症状病例有很大的恐慌。许多人在测试时没有症状,但在一两天内就出现了。
在广东,他们重新检测了32万份原本用于流感监测和其他筛查的样本。不到0.5%的人呈阳性,这个数字与该省已知的1500例Covid病例大致相同。(Covid-19是由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的学名。)
没有证据表明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十分之九的冰山是传播病毒的隐藏僵尸。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一个金字塔:大部分都在地面上了。
等到我们可以测试许多人的抗体时,也许我会说,“你猜怎么着?这些数据并没有告诉我们真相。”但我们现有的数据并不支持这一说法。

问:如果无症状传播很少,那是好事。但糟糕的是,这意味着我们所看到的死亡率——从中国部分地区的0.7%到武汉地区的5.8%——是正确的,对吧?
答:我听过这种说法:“死亡率不是很难看,因为实际上轻症病例要多的多。”但抱歉,死亡人数还是一样多。实际病死率可能跟湖北省外的统计差不多,就在1%到2%之间。

问:儿童情况如何?我们知道他们中很少有住院患者。但他们会被感染吗?会传染给家人吗?
答:我们还不知道。广东省的调查也显示,20岁以下人群几乎没有感染。儿童会得流感,但不会感染这个病毒。至于他们是否感染了但不受影响,是否会传给家人,我们必须做更多研究。但我问了几十位医生:你是否见过儿童作为主要病例的传播链?答案是否定的。

问:为什么?有一种理论认为,青少年经常感染已知的四种轻度冠状病毒,从而得到了保护。
答:这仍然是个推测。我无法得到足够的共识,因此也没有写进世界卫生组织的考察报告。

问:这是否意味着关闭学校毫无意义?
答:不是的。还是有不确定的地方。如果一种疾病是危险的,而且我们看到了聚集性疫情,那就必须关闭学校。我们知道这会造成问题,因为你一旦把孩子送回家,你家一半的劳动力就得待在家里照顾他们。但你不能拿孩子冒险。

问:中国的病例真的在减少吗?
答:我知道有人怀疑,但在我们去过的每个医疗机构,人们都会说,“现在和三周前不一样了。”疫情峰值时每天有4.6万人要求做检测;当我们离开时,变成了每天1.3万人。医院都有空病床了。
我看不出任何操纵数据的迹象。迅速暴发的疫情已经稳定下来,而且降温的速度比预期要快。粗略计算下来,有数十万中国人因为这种严厉的应对措施而免于罹患Covid-19。

问:这种病毒会像新型流感那样,感染几乎所有人吗?
答:不会——75%到80%的聚集性疫情都是家庭传播。你可能在医院、餐馆或监狱得上,但绝大多数都是在家庭传播中感染的。而且只有5%到15%的近距离接触者会患病。所以他们会尽快把你和你的亲戚隔离开来,并在48小时内找出所有你接触过的人。

问:你说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反应。为什么?
答:这取决于他们是否出现零病例、零星病例、聚集性疫情或是广泛传播。
首先,你必须确保每个人都了解基本常识:洗手、戴口罩、不握手,以及感染症状是什么。然后,为了寻找零星病例,他们到处做发烧检查,甚至在高速公路上拦下汽车检查每个人。
一旦发现聚集性疫情,就关闭学校、影院和餐馆。只有武汉及其周边城市进入全面封锁状态。

问:中国人是如何重新组织起医疗响应的?
答:首先,他们将50%的医疗服务都转移到网上,这样人们就不用来医院看病。你有没有试过在周五晚上联络你的医生?现在你可以在网上找一个。如果你需要像胰岛素或心脏病药物这样的处方药,他们可以开药并送货。

问:但如果你觉得自己感染了冠状病毒呢?
答:你会被送到发热门诊。他们会检测你的体温、症状、病史,询问你去过哪里、与任何感染者的接触情况。他们会给你迅速扫一个CT……

问:等等——“给你迅速扫一个CT”?
答:每台机器一天大概做200次,一次扫描5到10分钟。甚至可能是部分扫描。在西方,一家医院一般每小时扫描一到两次。这和做X光不一样;病人看上去可能是正常的,但CT会显示出他们要找的“毛玻璃影”。(艾尔沃德指的是冠状病毒患者出现的肺部异常。)

问:然后呢?
答:如果你还是疑似病人,你就会被取拭子。但很多人会被告知,“你没有患上Covid。”来这里的人有感冒的、流感的、流鼻涕的。这些都不是Covid。看看Covid的症状吧,90%有发烧、70%有干咳、30%有身体不适,呼吸困难。流鼻涕的只有4%。

问:拭子是用来做PCR测试的,对吧?他们做得有多快?直到前不久,我们还得把所有样本都送到亚特兰大去。
答:他们把时间缩短到了四个小时

问:所以人们不会被送回家?
答:不,他们得等着。不能让人随便到处跑,传播病毒

问:如果结果是阳性会怎样?
答:他们会被隔离。在武汉,一开始从生病到住院需要15天。他们把发现症状到隔离的时间减少到两天。这意味着受感染的人会更少——这样就能限制住病毒找到易感者的能力。

问:隔离和住院有什么区别?
答:轻症病人会去隔离中心他们被安置在体育馆——多达1000个床位。但重症和危重病人就会直接去医院。有其他疾病或超过65岁的人也可以直接去医院。

问:什么是轻症、重症和危重?我们以为“轻症”就像轻微感冒那样的。
答:不。“轻症”是检测阳性、发烧、咳嗽——甚至可能是肺炎,但不需要吸氧。“重症”是呼吸频率上升,血氧饱和度下降,所以需要吸氧或用呼吸机。“危重”是呼吸衰竭或多器官衰竭。

问:所以,所谓80%的病例是轻症,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
答:我是加拿大人。这种病毒就是病毒中的韦恩·格雷茨基(Wayne Gretzky,加拿大著名冰球明星,职业生涯之初因身体条件不佳而不被看好。——译注)——人们本来觉得它不够厉害,传播速度不够快,没法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问:医院也被区分开?
答:是的。最好的医院都用来接收重症和危重的Covid病人。所有择期手术都被推迟。病人被转移。其他医院被指定为常规医疗:还是会有女性需要分娩,还是有人在面对精神创伤和心脏病发作。
他们新建了两所医院,然后又改建了几所。如果一间病房很长,他们会在尽头建一堵带窗户的墙,所以就成了一个有“污染”和“清洁”区的隔离病房。你进去,穿上防护服,治疗病人,然后从另一头出去,脱下防护服。它就像一个埃博拉病毒治疗单元,但没有那么多的消毒,因为它不是体液传播。

问:重症监护的情况怎么样?
答:中国很擅长维持病人的生命。那里的医院看上去比我在瑞士看到的一些还好。
我们问:“你们有多少呼吸机?”他们说:“50台。”“哇!”
我们问:“有多少ECMO?”他们说:“五台。”来自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的团队成员说:“五台?在德国,也许能有个三台。而且只有在柏林。”(ECMO是体外膜式氧合机,在肺功能衰竭时提供血液氧合。)

问:谁为这一切付费?
答:政府明确表示:检测是免费的。如果你患了Covid-19,保险满额后,国家会承担一切费用。
美国存在速度上的障碍。人们会想:“看医生要花100美元。如果进了重症监护室要花多少钱?”这样会要你的命的。这可能会造成严重破坏。这就是全民医疗保险和安全的相关之处。美国必须好好思考这一点。

问:那么医疗机构之外的反应呢?
答:这种反应是全国范围的。他们有一种强烈的意识,“我们必须帮助武汉,”而不是“武汉让我们落到这种地步”。其他省份派出了4万名医疗工作者,其中许多人是自愿的。
在武汉,我们的专列在晚上进站,场面让人很是伤感——巨大的城际铁路列车呼啸而过,窗帘都是遮着的。
我们下了车,另一群人也下了车。我说:“等等,我以为只有我们可以下车。”他们穿着小夹克,拿着旗子——是一支来帮忙的广东医疗队。

问:武汉人如果待在家里,吃饭怎么解决?
答:1500万人不得不在网上订购食物。送货上门。的确是出了一些问题。但是有位女士对我说:“包裹有时候会少点东西,但是我一点也没瘦下来。”

问:许多政府雇员被重新安排岗位?
答:全社会都是这样。高速公路上的工作人员可能会测体温、递送食物或者追踪接触史。在一家医院,我遇到一个教人们怎么穿防护服的女人。我问:“你是传染病控制专家?”不,她是一名前台。这些是她最近学来的。

问:技术是怎么发挥作用的?
答:他们管理着大量数据,因为他们试图追踪七万个病例的所有关系人。他们关闭学校的时候,事实上只有学校大楼关闭了。学校教育转移到网上
追踪接触史的人要填写电子表格。如果出错了就会闪黄光。是傻瓜式操作。
我们去了四川,那是个很大的地方,但相当一部分是农村。他们铺设了5G网络。我们去了省会成都,在一个有大屏幕的紧急中心。他们在了解一个村落的情况时遇到了问题。在同一个屏幕上,他们联系到了那个县的总部。还是没有解决问题。
于是他们派出了外勤队。这个不幸的队长在500公里以外,他的手机接到了视频电话,是省长打过去的。

问:社交媒体情况怎么样?
答:他们让微博、腾讯和微信向所有用户提供准确的信息。你们本可以让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也这么做。

问:这一切在美国难道不都是不可能的吗?
答:你看,记者们总是说:“我们的国家可不能这样做。”人们的思维定势必须向快速反应思维转变。你打算举手投降吗?这里面存在真正的道德危险,体现的是你的易感人口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问问自己:你能做到那些简单的事情吗?你能隔离100个病人吗?你能追踪1000个关系人吗?如果不做,疫情会在整个社区里蔓延。

问:这一切之所以可能,难道不是因为中国是专制国家吗?
答:哦,记者们还会说:“好吧,他们只是出于对政府的恐惧才这么做的,”就好像有个会喷火的邪恶政权在吞食婴儿似的。我也和体制外的许多人谈过——在旅馆里、火车上、夜晚的街头。
他们被动员起来,就像在战争中一样,是对病毒的恐惧驱使着他们。他们真的认为自己站在第一线,这是在保卫中国其他地区乃至整个世界的第一线。

问:中国现在正在重启经济。如何在不引起新一波感染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答:是“阶段性重启”。这意味着不同省份情况不同。
有些省份停课的时间会更长。有些省份只允许那些生产关乎供应链重要产品的工厂开工。至于回乡的民工——是的,成都就有500万。
首先,你要去看医生并得到一个“无风险”的证明。这个证明能用三天。
然后,你要坐火车去你工作的地方。如果是北京,那么你要先自我隔离两周。你的体温被监测,有时通过电话问询,有时通过体温检查。

问:临床治疗试验是如何进行的?
答:那些都是双盲试验,所以我不知道结果。几周后我们应该会知道更多。
最大的挑战是召集参与者。重症患者的数量在减少,已经存在竞争了。并且每个病房是由不同省份的医疗团队负责,所以你必须跟每一个团队谈,确保他们在按正确的程序走。
而且现在记录在案的试验有200项——太多了。我告诉他们:“你们得优先使用有抗病毒功效的治疗。”

问:而且他们在测试中药?
答:是的,但是是一些标准配方。并不是坐在床边现熬的草药。他们认为这些配方有一些退烧或抗炎的功效。不能抗病毒,但能让病人感觉舒服些,他们有这个习惯。

问:你怎么保护自己?
答:使用消毒洗手液。我们戴口罩,因为这是政府的政策。我们没有去见病人或者病人的密切接触者,或者进入医院的感染区。
我们还保持社交距离。我们在巴士上隔排坐。我们在自己的酒店房间吃饭,或者一人一桌。在会议室里,我们一人坐一桌并用麦克风或者提高音量说话。
这就是为什么我嗓子这么沙哑。但是我测试了,我知道我没有得Covid。

日内瓦,在世卫组织派往中国的代表团的情况通报会上,艾尔沃德以手肘代替握手致意。

采访者Donald G. McNeil Jr.是一名科学栏目记者,负责报道传染病和贫困地区的疾病新闻。他于1976年加入《纽约时报》,并在60个地区展开过报道。

纽约时报原文链接:https://cn.nytimes.com/health/20200305/coronavirus-china-aylward/?utm_source=tw-nytimeschinese&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cur

☆ 报道周边

知乎@峰回路转 :从《纽约时报》3月5日对WHO专家的访谈中,可以一睹在严酷的数字面前,欧美舆论的挣扎。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7657122/answer/1064919085

微博采访原文链接:https://weibo.com/5564927603/Ixfen59Rd

虎扑步行街主干道 热评 https://bbs.hupu.com/32812916.html  【有原文】

  • 玛丽莲那 发表的: 很好,一个加拿大人,对中国评价还不低
  • 没事折腾 2020-03-06 10:04 亮了 (160)
    有点陕北时期
    埃德加斯诺去延安一趟,回去写出《西行漫记(红星照耀中国)》的感觉了
    就是打破重重固有印象,去展示一些真实的所见所思
    虽然对改变西方人的偏见也没什么卵用,但能这么说,已经算是很实事求是的了

★ BBC 德国之声等疫情报道

新冠肺炎:加利福尼亚等三州宣布紧急状态,从抢购到检测救治看中美应对的异同
冯兆音 BBC中文驻美记者 发自华盛顿2020年 3月 05日
囤积抢购此前在中国内地、香港、新加坡等地曾上演囤货一幕,也在美国出现了。连在远离美国大陆的夏威夷州,大型超市外都排起了长龙。厕纸、常用药、饮用水、米和罐头尤其紧俏。首都华盛顿的超市里免洗手部消毒液的货架空空如也,至于口罩,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售罄了
在美国疫情最集中的西雅图街头, “华人紧张,其他美国人淡定,”他总结道。在街上戴口罩的,几乎都是亚裔面孔。当地华人在微信上建起了“疫情互助群”,200人上限的群很快就满了,类似的群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
疫情下的中国,不戴口罩成了一种“罪”,会被路人嫌弃、邻里举报、商户拒绝接待,还可能引来无人机的警告。
而在美国的传统认知里,通常只有病人才会戴口罩。美国疾控中心始终建议,没有染病的人无需戴口罩。
美国医疗总监(surgeon general)在推特上请求民众不要盲目购买口罩,否则会导致真正需要口罩的医护人员和病患无法得到充足供应。
尽管卫生部门反复表态,恐慌显然比病毒传播得更快,美国依然出现了“一罩难求”的现象。
中国政府宣布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能够获得免费治疗。而在医疗费用昂贵的美国,病人就可能需要自掏腰包了。
从法理上讲,武汉封城、禁止跨省、小区禁足等中国的防疫举措在美国难以实现联邦政府与疾控中心有权在有关人士跨越美国边境时,对其实施强制隔离,但在美国境内,防疫隔离的权力极其分散,由2684个美国州、地方的公共卫生部门负责。因此,短时间内大规模封城、隔离大量人口,几乎不可能在美国出现。
美国卫生局的一名知情人指,在接收首批撤离武汉返美的美国公民之前,十多名美国医务人员没有受到适当的训练、也未配备防感染的防护装备。她还指,当这些医务人员表达忧虑时,他们被批评“打击士气”、“不具备团队精神”。
李文亮发出疫情预警后被当局训诫,而这名美国吹哨人则表示,在爆料之后,她面临了不公正的职位调遣,并被告知如果在15天内不接受新的工作安排,她将被开除。
但与李文亮不同的是,这名吹哨人受保障联邦政府内知情人揭露不端的法律保障。在水门事件后,美国逐步完善保护举报人的法律,并在1989年通过《吹哨人保护法案》。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amp/world-51710637?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台湾2020口罩之战:总人口2300万日产量挑战1000万
李宗宪 BBC中文 发自嘉义2020年 3月 05日
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全球先后出现抢购口罩的浪潮,随后中国、日本、印度、台湾等地的厂商积极增加口罩产能,因疫情掀起的一场“口罩战争”已在各地上演。
台湾政府1月底禁止口罩出口,但产量仍不及需求,因此强制征用口罩工厂,并投入大批资金及人力生产口罩,同时随疫情调整相关措施,政府宣布要努力在3月中成为全球第二大口罩产地。
BBC中文通过梳理台湾口罩政策,以及通过口罩厂商的说法,解析口罩荒如何发生?人口仅有2300多万的台湾,口罩产量又将如何做到全球第二。
口罩利润薄弱,台湾的口罩产业此前多移至中国,至今台湾有高达9成的口罩都是依赖进口。
台湾当局斥资1.8亿台币采购60台制造口罩的机器,结合产业界陆续派出上百位专业人力,到工厂协助。经济部预估,60多条新加开的生产线加上既有产能,台湾的口罩日产量可望超过1000万片,这一目标一旦实现,台湾将跃升为全球第2大口罩产地,仅次于中国
除了台湾,各政府也都积极增加口罩产能。作为全球最大的口罩供应地,中国大陆目前口罩日产能已经突破1亿个,就连苹果代工厂富士康也投入生产口罩,台湾鸿海集团向媒体表示,深圳龙华的厂房已开始生产口罩,累计已经生产、交付400万个。
根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正在扩大口罩产能,预计3月的口罩月产量将超过6亿个。日本经济产业省向媒体表示,日本国内贩售口罩中,只有3成是日本制造,另外7成是在中国制造再进口到日本。【预计日产量达到2千万,那样台湾只能是口罩产量老二】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amp/chinese-news-51734215?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复工大潮重启中国经济 真的吗?
怎样平衡好恢复经济压力下的复工,与抑制新冠疫情大面积复发之间的关系,是中国领导层目前面临的一大挑战。在官方数据渐显乐观的背后,是残酷的现实和被逼作假的无奈。
机器空转算复工?
最高决策层复工发展经济的决心,以及疫情仍然未过的现实让中国许多地方官员不得不在统计数据上造假,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报道,由于中国许多地区的经济活动是以用电量来衡量,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工人无法复工的情况下让机器空转,造成复工的假象。
该报援引新加坡星展银行(DBS)收集的数据报道称,全中国焦化厂的生产水平仍然远远低于新冠疫情爆发前的时期。尤其是在中国的东部和西南部,相关产能的回复率还不足之前的三分之二。焦化厂是专门从事冶金焦炭生产及冶炼焦化产品、加工、回收的专业工厂。生产出来的冶金焦炭是炼钢的燃料;回收、加工的炼焦化学产品,广泛用于工业、农业、交通运输业、国防建设及科学研究领域中。
星展银行收集的数据还显示,中国最大的6座燃煤电站的煤炭消耗量远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一些经济重地,包括江苏、浙江、山东在内,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农民工复工。以出口型经济为导向的广东省,复工率更是只有大约45%。这与中国官方宣布的超过90%的数字有很大差距。
德国之声 https://amp.dw.com/zh/%E5%A4%8D%E5%B7%A5%E5%A4%A7%E6%BD%AE%E9%87%8D%E5%90%AF%E4%B8%AD%E5%9B%BD%E7%BB%8F%E6%B5%8E-%E7%9C%9F%E7%9A%84%E5%90%97/a-52649644

“疫情加剧了人们对开放边境的所有担忧,”牛津大学研究全球化与发展的教授伊恩·戈尔丁(Ian Goldin)说。他曾在2014年出版的名为《缺陷的蝴蝶效应:全球化怎样带来系统性风险以及如何应对》(The Butterfly Defect: How globalization Creates Systemic Risks, and What to Do about It)一书中预料,一场全球大流行病会引发对自由主义的反弹。
此次疫情让人们深刻认识到,全球工厂和零售业对中国已变得如此依赖,以至于发生在那里的危机能迅速地给几乎所有地方带来麻烦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库存在未来几周或几个月耗尽后,将会出现零部件短缺的问题。
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印度和日本的制造商有60%的进口电子元件依赖中国。美国制造商大约一半的进口电子零部件是来自中国。
正如金融危机让人们看到了银行的问题:在没有留出足够的准备金来弥补坏账的情况下,发放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巨额贷款,新冠病毒疫情也突显了全球制造业的鸡肋:制造业一直在以过高的效率运作,而没有考虑地震、流行病和其他灾难带来的风险。

新冠疫情简报:湖北除武汉外无新增;全球病例超过10万
EMILY CHAN, SAMMI ZHENG2020年3月7日
疫情令中国国际形象受损,现在它开始反击了
这场疫情首先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但对中国来说,它也对其全球地位构成了挑战。中国面临着来自其他国家的猜疑,这可能会破坏其成为经济和政治强国的雄心。
对于中共的批评者来说,这场灾难性的流行病是严厉指责CPC和XI的最佳证据。如果疫情导致的全球性孤立持续下去,对贸易和旅游业产生持久影响的话,已经在国内蔓延的不满和愤怒也可能加剧。
随着国内疫情缓和,中国已经就此发起了反击——它驱逐外国记者、批评种族主义情绪、指责有的政府反应太慢,并暗示病毒起源于其他地方。与此同时,它称赞那些向中国提供援助物资、未封锁边境的国家,自己也向外运送了一批援助物资;中共的宣传机器正在展开攻势,把自己塑造为抗击疫情的全球领袖。中国的策略能成功吗?欢迎阅读时报北京分社社长Steven Lee Myers带来的分析报道。
https://cn.nytimes.com/morning-brief/20200307/coronavirus-china-briefing/

★BBC预见病毒

【如果又有一场致命性流感爆发怎么办】
蕾切尔·努维尔( Rachel Nuwer)
2018年 12月 13日
然而到了秋天,一切都变了。这种以前并不罕见的病毒再次以剧毒毒株的形式出现,在北美和欧洲肆虐。患者往往在几小时或几天内死亡。四个月之内,西班牙流感在世界各地蔓延,甚至连最偏远的小区也不放过。第二年春天,疫情平息时,估计已有5000万至1亿人死亡,占世界人口的5%。
流感却一直存在,每年夺走25万到50万人的生命。每一年,季节性流感都会以轻微不同的毒株形式卷土重来,动物宿主体内的各种流感病毒会引起其大规模的流行。除了1918年,1957年、1968年、1977年和2009年都曾爆发过大规模流感。

病毒具有变异倾向,并且能够一直存在于自然界中(野生水鸟是其天然宿主)。专家们一致认为,迟早会出现一种与西班牙流感一样具有传染性和致命性、甚至杀伤性更大的病毒。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Osterholm)说:”流感大流行就像地震、飓风和海啸一样,时不时会发生,并且规模也不一样。只有没脑子的人才会认为1918年那样的事件不会再发生。”
但他接着说:「我们没办法预测这种情况何时会发生。就我们所知,它可能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就开始了。我们也不可能凖确预测当西班牙流感类病毒再次出现时情况会如何发展,但我们可以做出一些有根据的猜测。」

圣裘德儿童研究医院(St Jude Children’s Research Hospital)传染病部的韦伯斯特(Robert Webster)说:「首先,我们是否能尽早发现并控制其蔓延,决定了病毒最终的影响。」目前,已经有了这样的系统——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流感监测小组在世界各地的六个重点实验室不断监测病毒的发展情况,还有一些实验室专攻农业领域,负责监测家禽和猪的样本。
韦伯斯特说:「我们的监测只能是尽力而为,我们没办法监测世界上的每一只鸟和每一头猪,这是不可能的。如果刚好能检测到病毒宿主,那就太幸运了。」
他继续说:「事实上,病毒肯定会传播出去。这种情况一旦发生,按照目前的流动性,病毒可能几周内就能在全球范围内流行。」乔治亚州立大学流行病学和生物统计学教授乔维尔(Gerardo Chowell)表示:「流感这种种病毒,一旦进入易感人群,就会迅速传播开来。在出现任何症状前一天,可能病毒就已经在传播了。

由于地球上的人口数量相比上个世纪增长了四倍多,所以与1918年相比,感染和死亡人数可能会更多。1918年的流感夺去了5000万人的生命,放到今天预计会有2亿多人死亡。「装尸袋很快就会供不应求了」。

隔离受感染的病人至关重要,但在人口密集的现代世界,隔离的可能性有多大?
历史已经证明,流感造成各族群的死亡人数并不平均。西班牙流感在不同国家的死亡率最多相差30倍。例如,在印度,该病毒夺去了8%的人口,而在丹麦,死亡人数不到总人口的1%。同样的,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的时候,墨西哥的死亡人数是法国的10倍。
专家认为,这种差异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包括族群之前是否接触过类似的流感毒株以及遗传性缺陷弱点。例如,1918年,新西兰本土毛利人在感染流感后死亡的可能性是全球平均水平的7倍。

与贫困有关的因素,如卫生条件、初始健康状况和医保的覆盖程度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流感病毒最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乔维尔说:「2009年,在墨西哥,很多人病得非常严重才去医院,但为时已晚。」对于这些患者中的大多数来说,这么做还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因为去看医生意味着要请一天假,少挣一天钱。「我不是说每个墨西哥人都是这样,但这种情况确实广泛存在于弱势群体中,」乔维尔说。

如果流行性疾病席卷的是美国或其它没有全民医保的地区,几乎可以肯定,同样的社会经济模式也会出现在没有保险的群体中。为了避免高昂的医疗费用,没有医保的人会尽可能地拖延就医时间,但到那时可能就太晚了。乔维尔说:「在其他传染病和医疗可及性不同的体制下,我们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丹麦罗斯基勒大学和乔治华盛顿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家西蒙森(Lone Simonsen)说:「疫苗是阻止流感泛滥的最佳手段。但首先要识别病毒、制造疫苗,然后运送到全球各地——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20世纪40年代,流感疫苗才诞生,人们以当时最快的速度研发疫苗,但仍然需要数月时间。奥斯特霍尔姆说:「即使我们成功地研制出了这样一种疫苗,能生产出来的剂量也不够为每个人接种。在世界范围内,在疫苗诞生的头6个月到9个月,只有1-2%的人口能够接种。另一个限制因素是,目前的季节性流感疫苗发挥作用的概率最多只有60%。

同样,虽然现在已经有特敏福(Tamiflu)等抗流感药物,但我们的储备不足以应对大规模的流感。乔维尔指出:「即使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美国,现在也没有足够的抗病毒药物。更别说印度、中国和墨西哥了。」

除此之外,相比治疗其他疾病的药物,我们现有的抗流感药物并没那么有效。这主要是因为「人们都觉得季节性流感这种病没什么大不了的」,韦伯斯特说。「只有当流感(死亡率)达到了像艾滋病毒那样严重的地步,科学界才会给予更多关注。

奥斯特霍尔姆说:「考虑到这些现实问题,流感一旦爆发,医院很快就会人满为患,药物和疫苗马上就会用完。今年,仅仅是季节性流感已经使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不堪重负,而且今年的情况还不是特别严重的。这表明,我们应对大规模感染的能力是多么有限。」

和1918年的情况一样,随着感染率和死亡率的上升,世界各地的城市可能会最先崩溃——企业和学校将关闭;公共交通无法运行;还可能会断电;尸体开始堆积在大街上;食品很快就会短缺;数百万糖尿病、心脏病、免疫抑制疾病等生命垂危的患者赖以生存的救命药物也会出现短缺。

奥斯特霍尔姆说:「大规模的流感一旦导致这些药物的生产和运输中断,人们则会因药物供给不足死于疾病。1918年那样肆虐的流感可能会造成巨大的间接破坏。」

即使病毒自行消失,其带来的影响是短期之内无法平息的。西蒙森说,1918年的流感病毒「特别可怕」,因为它不像普通流感那样,只带走非常年幼或非常年迈的生命。那场流感带走的生命里,有95%都是身体康健,正值工作生涯黄金期的人。这削减了大部分劳动力,并对家庭产生了深远影响,使无数儿童成为孤儿。

如果爆发一场致命的流行病,如何处理数千万具尸体将成为一个巨大的难题
直到2005年,科学家们才知道(死者都是青壮年的)原因。当时,研究人员利用在布瑞维格米申(Brevig Mission)采集的样本复原了西班牙流感病毒(布瑞维格米申是阿拉斯加的一个村庄,80名居民中有72人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死于流感)。其中一名受害者的尸体被完好地保存在永冻土层中。一名执着的微生物学家修复了其仍然含有病毒基因的肺部。

在使用重组病毒进行的动物实验中,科学家发现1918年的菌株繁殖情况异常良好。这会引发一种名为细胞因子风暴」的自然免疫反应。人体进入超速运转状态,释放出细胞分裂素,意在阻止病毒入侵。细胞分裂素本身其实是有毒的,是流感发作时疼痛感的罪魁祸首,超过一定数量会使器官不堪重负,导致人体衰竭

由于成年人的免疫系统比老年人和幼儿的更强大,研究者认为他们对于流感病毒的免疫反应更为致命。韦伯斯特说:「我们终于明白了这种病毒为什么如此致命,实际上是身体杀死了自己

西班牙流感爆发后的几十年里,研究人员开发了多种免疫调节疗法,有助于缓解细胞因子风暴。但这些疗法并非十全十美,也应用无多。奥斯特霍尔姆说:「跟1918年比,我们今天在细胞因子风暴方面的研究并没有多少进展。现在确实有一些医疗机器可以辅助呼吸和循环血液,但总的来说,结果还是很不理想的。

这意味着,和1918年一样,许多年轻人和中年人会死于流感。由于今天人们的预期寿命比一个世纪前长出几十年,这些人的死亡将对经济和社会将造成更大的危害,乔威尔说。

但是,众多坏消息中仍然存有一线生机,那就是通用流感疫苗。这个旷日持久的白日梦终于有了大量的资源支持,越来越多的人会投身于攻破这种疫苗的开发难题。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看它是否能在下一次的大规模流感到来前及时出现。

韦伯斯特说:「研究尚在进行中,我们希望在这种假设的热病毒出现之前能研制出一种通用疫苗,人们能做好充分凖备。但目前,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BBC原文链接:https://www.bbc.com/ukchina/simp/amp/vert-fut-46548678
微博转载链接:https://weibo.com/1743293843/IxMkriqzr

2020-03-11 08:45:14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参考消息之外媒报道中国疫情:纽约时报NYT采访WHO称赞中国,BBC预想流感爆发》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