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02 武乡赶会 乞丐云集

607 0 清晨虽仅着T恤单裤也不觉冷。从2017.4.28 来远骑行后就脱去秋衣秋裤。
653 把拴牛处清扫、喂牛后已近七点。F 从猪场拉回一袋豆粕,是G让人送来的,才220元,比我们去同发饲料厂买的还便宜11块钱。
715 M补点玉茭回来,说听人讲,我们村自来水小是因为限水,每个村都有个总水表,我们村用水量太大,所以就被限水了。村西有许多新批的闲置宅基地,没有盖房而是种菜,就整天开着自来水。而2017.4.30 M则听说是因为水库缺水。
745 L来让各给GL交手机费100,现金收讫。

四月初七 武乡赶会

1055 早拉回牛喂牛后来到武乡村赶会吃席。怕天热牛晒,开始也拉回小牛。
先来到TwoJ家送一盒优酸乳。正来一个女讨吃的,二姐给了五毛,说已有七八个了。
TwoJ家正房屋顶做一个吉星楼,院中一棵果树。
他家对面建有处别人家的车库,设两个监控。车库旁是他家空地,说今年没种玉茭,因要不久开工做猪圈。

1104 刚到BigJ家,又正来讨吃男,拉二胡,给一毛拒收,M给一块。说是已来好多都一毛打发,就专门准备着一大堆一毛硬币。
送一盒优酸乳和香蕉。
藏獒已不在,空獒笼摆门前。PurpleMicro 叫来些同学吃饭,十四五岁的三个男生还跳进大笼子玩,笼子门锁着,再从顶上爬出来。这些小孩坐了一桌子吃饭。

F 在TwoJ家吃饭,我在BigJ家,M也在BigJ家但没上桌吃饭,一直给帮忙做饭。
今天HomeV的女友也在,眉眼不错,属丰满型。而SpringStell夫妇、LockSilver夫妇都没到。WillowOrange两口子在TwoJ在吃,TwoJ家仅坐了一桌子,而BigJ家我见的就有三桌子,许多是大车司机。

  • 在祁县武乡赶会,可旧公路昌源河西桥头就已经有摆摊卖吃的的,相隔足有两公里远。一路上食品摊不断,M不断问香蕉价,有3.5元一斤、有10元3斤的,最后买了18元3元一斤的。我们这地方去某一家赶会时,客人要给主人带点吃的,所以这类食品摊都是卖给客人送礼的,不会自买自吃,我见许多摊位都摆着江中“特伦牧场”奶,不知算不算山寨货,但没看见诸如“营养怏线”的坑爹货。
    祁县武乡赶会摆摊卖食品礼品
  • 2014.5.5 武乡赶会时,我就见武乡村垃圾围村、手机信号差,三年后再来仍旧如此,手机五格信号只有两三格,移动数据网络根本无法上网。
  • 几年前我见祁县武乡赶会摆摊卖食品礼品,如今已经残缺不全,村民又往农田中倾倒着垃圾,即便是幸存着铁丝网的地方,仍旧被从网顶、网眼扔进了垃圾。不知当初的铁丝网是农田主人还是村委设的。
    祁县武乡赶会摆摊卖食品礼品
  • 婚宴时,宾客总风卷残云吃地飞快,一盘菜上了没多久就吃地净光,吃慢了些就没了,好吃的东西都不及夹第二筷。而赶会餐桌上,人们都显得比较矜持,吃饭节奏慢地许多,许多人还只顾喝酒捣歇抽烟。可能婚宴上人们往往是陌生人的缘故,而赶会时大家基本相互都认识,得顾些脸面,反正我是从来没听说过有人会在赶会宴席上打包剩菜,而婚宴上的剩饭剩菜剩骨头基本都要被打包带走,说是喂猫喂狗,但估计人吃的也有。
  • 今年我们村赶会时,讨吃的(就是乞丐)只有几个,可武乡村讨吃的云集,一个接一个地来,倒像是讨吃的在赶会。下图这女人,一手快板一手打狗棍还背一小包,样子很典型,一看就是讨吃的。
    祁县农村武乡赶会  讨吃的(就是乞丐)
  • 赶会上摆摊卖擦窗器的,小伙子用专门做的铁架架着块玻璃窗演示他的工具何等之好,一个十块不搞价。
    赶会上摆摊卖擦窗器
  • 卖自制裤带的老汉,称他的牛皮是一平米270(或370,记不清了)买的,质量好。给人现做皮带,牛皮不是剪下来的,而是用一个专门工具的刀口捅下来的,一个这裤带要价20不还价。卖自制裤带的老汉
  • 卖各种花根的
    卖各种花根的

1432 回到家。在武乡时内裤内容物总有刺痛,到家后仔细检查,原来用鞋刷刷裤子时,鞋刷毛掉进一根。
1525 挤完奶蹲坑

1634 拉26斤奶出发塔寺卖奶。,
1646 到村,居然小学已开课,原来五一假期就放一天假。塔寺村早在去年就有了公交车,车票2元。而我们村现在才快要通公交。
1720 打10086,问到5.12可修改降低套餐。
1830 卖30元收摊
1905 码头人少字歌返家
1922 到家剩余5.5斤,卖20.5斤, 19.5*1.5=29.25元
1939 IronLive 复印照片与身份证收1元。说为做白内障手术而复印。
2233 挤奶完再蹲坑
2323 1

2017-05-03 11:11:35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170502 武乡赶会 乞丐云集》有2个想法

  1. 蹲坑蹲坑,每天就他妈知道蹲坑。婚宴和赶集吃饭的吃相描写让我笑死了,有点道理。现在的乞讨十有八九都是职业性的。

    1. 不蹲不行,虽然麻烦,可内急了得。
      我很小的时候,大概二十来年前,村里还能偶尔来一个乞丐,那倒像真是活不去了,就为讨口饭吃。后来随着生活改善,村里乞丐就绝迹了,再后来,随着生活进一步改善,大概十年前左右,村里冒出了新时代的乞丐,就是专门赶会时乞讨,起初看着还挺新鲜,可后来就反感了,接二连三没完没了的,好不心烦,而平时乃至过年都是没有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