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208c 除夕失眠

又彻夜失眠:村里放炮到凌晨零点半,可M贡献忙活到一点,好不容易睡着,却听到像是有人进来的声音,就此醒来,困却睡不着,风刮地外面灯笼在响。把一间里放猫粮的圆桌搬到楼前放供品,这次M听了DoubleCoal说,搞地很隆重,桌子不能低,供品要多。
才卖6元3斤奶:广播老太1+她妹的2+西街老头3;本来计划就此推掉,可也犹犹豫豫拿不定主意。
早晨G就来放了很多炮,白天又放了好多,昨晚还放了根礼花弹。早晨L没来吃饭,G先在JadeMin家喝点酒,据说他帮着撑起了他家麻将馆生意。
M连日劳累,腰疼很厉害。
仍旧没放水,只好从旧院窨井打一担水。
近来最热的一天,棉拖已然热地没法穿,得穿jie鞋。
仍旧在刮风,稍小了点,刮第四天了。

32,64

屋顶自昨天就不出露水

2017-02-9 8:04 后补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