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祁县湿地公园领导指使黑社会殴打游客及西六支派出所郝警官包庇湿地的说明

题记2015.8.24 我打了祁县公安局纪检督察室,反映7.9祁县湿地公园领导指使黑社会殴打我的事,纪检处的人让我先写个材料说明,于是有了此文。但人家说,即便递交了材料,也得一个月才能有结果,政法委的领导也说了,这类事情,都很费时间。好吧,那我就等。

关于祁县湿地公园领导指使黑社会殴打游客
及西六支派出所郝警官包庇湿地的说明

2015.7.9 早晨,我惯例来到祁县湿地公园码头晨练,晨练项目有在柏油路上沾水写毛笔大字、唱英文劲歌练嗓子等。当我晨练结束计划离开时,来了湿地公园的工作人员,是一个老头,偶然地我们就闲聊了起来。这时河里有一个来自县城的人在游泳,他向我抱怨有人游泳,声称要扣留游泳人的自行车并不再归还,我说你们不敢,人家有背景。就这么闲聊,聊着聊着却发生口角,他居然先骂我“你妈板鸡”,我自然不能示弱,回骂“你妈板鸡”,然后他就一个拳头向我打来。

这老汉不自量力,先动手打我却惹不起我,但我是个好人,我也不想打他、打坏他,只使劲抱住他不动使不能打我。在这过程中,我手臂有擦伤,他耳朵也有擦伤,算是平局。但这时,突然来了老汉的帮手,一个小年青后生,两人一起打我一个人。这老汉刚到时,就不停打电话叫人,我判断定是那时叫的人。我听到他电话中说河里有人游泳,我估计,他们是早有预谋地叫人、要动手打人,甚至我认为,肯定是湿地领导早有命令,让他们打人教训人。我与这后生素昧平生,从未见过面,他却要打我,且往死了打我,所以我认定他是黑社会成员,是湿地领导指派黑社会打手。

我与老汉拌跤拌地我脑袋发蒙,对方突然增加一后生让我招架不住,被两人打倒在地,此情此景,我只能抱头护住要害部位,而这两人居然打上没完,没完没了地打了我十几二十分钟,甚至专门从我胳膊缝中打我的头,最后把我打地从路面滚下了台阶,一直把我打进了河里,我一口气没缓过来,差点把我淹死,而这两货,对此不管不顾,任由我被河水差点淹死。

之后我有报警,西六支派出所郝警官接警来处理,进行了调解。我通过网络渠道,得到了他对这个案件的报告:“2015年7月9日早晨6点40分许,按110指令,西六支乡刘家堡村委主任打电话报警称在湿地公园码头处,有一游泳的人与湿地公园管理人员打架,民警立即赶往现场出警处置。经查,早上6点30分许,薛某在湿地公园游泳,被湿地公园管理人员李某巡查时发现,劝阻过程中,双方发生争吵,继而发生打闹,双方都有轻微皮外伤。调查过程中,薛某的哥哥又带着五六个人来到现场,欲殴打李某,被民警和周围群众劝阻。民警告知双方,派出所将调查此事,让双方先去医院检查。薛某的哥哥打了急救电话,急救车来了后,又表示不想去医院。因双方都有过错,后经民警口头调解 双方表示互不追究,各自离开。”

郝警察的报告在关键细节上有诸多错误,堪称与湿地公园沆瀣一气,完全偏袒湿地一方。首先当天我也有报警,并不只是他们报警。最重要的是,我当时并未游泳,没有什么被李某巡查时发现,劝阻更无从谈起,而且并非是我打人,而是他先打我,我才反抗。更重要的是,并非他一人打我,是他叫来帮手两人一起打我,可他们却不敢承认,谎称是一个过路儿的人,而这份报告压根不提这第三人。

所以,我对郝警察的处理结果很不满意,在他报告中,把挨打受屈的我,描绘成一个无理取闹的小人,这是我不能接受的。我必须要讨说法,我要伸张正义,我不能让打人的年青后生逍遥法律,我要让湿地公园赔偿我的损失,精神损失费、受伤营养费、误工费等,总计一万元整。而且,他们打人专打我的脑袋,他们打坏了我的脑子,让我最近一段时间睡不着觉,每天凌晨两三点就醒来,打地我每天精神恍惚,打地我神智不清,打地我记不住事,这必须给我补偿,给我赔礼道歉。还有处理此案的郝警官,完全不负责任,一派胡言,我希望对他也作出严肃处理。

针对此事,我在网上有专文介绍,请看《祁县最近特大新闻图片事件真相:7·9晨昌源国家湿地公园工作人员两人超长时间暴力殴打一个水写字游客致其险死的重大恶性案件》(辛德林记:http://www.xuexx.com/archives/6744 ),或者直接百度搜索“祁县湿地公园殴打游客”。

郝警察无能,找不到打我的后生,我有办法。后生是那老汉打电话叫来的,只要从通信公司调取当天早晨通话记录,就能找到老汉给谁打了电话,从而找出谁是打了我却当缩头乌龟的人,如此平白无故打了人却跑,定得把他抓起来拘留些天才好。还有查查当日报警记录,是谁先报的警,我觉得压根不是什么“刘家堡村委主任”,说不定也是这楞后生。2015-08-25 11:19:58

2015-08-25 12:03:21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