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战后敌邻遍街:我喜省打招呼,母忧群邻孤立

我早就无数次说过——邻居就是敌人。这很好理解,利益面前兄弟父子反目成仇动刀动枪比比皆是,就是小夫妻还夜夜真刀真枪不停干,何况个近邻呢!反倒我觉得远亲与远邻,交集少则利益冲突少,虽难得亲近,但也难成仇家。过去人们重亲朋友邻,可如今这网络时代,这些传统社会经络都大为弱化了,因为他们变得不再必需。

我家住村边,因为他们老往我家圪道、门前、路上乱倒垃圾,屡说不听,屡骂不改,基本上一个街里大都是我的敌人,甚至是死敌,与好几家打过激烈口水战,还好或者不好没能打场肉搏战。因为我与这帮鼠辈生活没任何交集,压根不是同类人,所以是不是敌人我无所谓,甚至我还挺高兴,因为每每碰到街坊要打招呼,不说吧人家认为你没礼貌,说吧忒没趣,都是些虽常见但却不与我来往的人,每天说上句吃了吗、在了啊、出去呀,太没劲了。如此成敌人,省地说话了,岂不省事,我是最爱简单的人。况且还有很重要一点,我自是想地出,村里人当然包括街里人,无不对我这上过重点大学却无业游民极尽鄙薄之能事,背底里不知笑话过我多少次,如此我还跟他们打招呼,岂不很贱?

可父母不这么想!毕竟他们和我太不一样,我有我的生活乐趣所在,我的生活交际范围压根就不在我们这街也不在我们这村甚至不在这个地球上,说到底其实压根我就不与人来往,“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我享受于独来独往的闲散自在与苦乐悲愁,人多对我常常是种无名的压力,独处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爱做的事,譬如撸书、撸脑、撸管等等各种撸。而父辈们确实境界有限,大半辈子就活在这村这街,所交流的就是这么几个人,今天说说你种了玉茭子,明天说说他下了猪娃儿,但经我因几番激烈的垃圾骂战,这帮敌邻们多也不与他俩说话了,算是殃及池鱼,我想这让他们有些瘪闷,毕竟,除了我,人都是社会性动物;只有我,存在于百年孤独中。

可这是谁的错呢?糟蹋邻居环境就应该吗?如果说难得糊涂任由他们凌辱换得和光同尘,我宁愿不活,那太没劲了,我得有我的原则,要么我就是不是我了。

历次与敌邻垃圾战回顾

2014-08-04 17:26:10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垃圾战后敌邻遍街:我喜省打招呼,母忧群邻孤立》有1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