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319 下午刮起大北风 出门就是进地狱

XueXX:Yd=2014.3.18;Td=2014.3.19;

踏莎行-吴文英
润玉笼绡,檀樱倚扇。绣圈犹带脂香浅。
榴心空叠舞裙红,艾枝应压愁鬟乱。
午梦千山,窗阴一箭。香瘢新褪红丝腕。
隔江人在雨声中,晚风菰叶生秋怨。

桥墩毛笔写宋词
榴心空叠舞裙红,艾枝应压愁鬟乱。

 

Yd.
2313 看了下久久未看的百度统计,怪道现在日IP又超了200,原来百度来路超了50%。搞笑的是,百度搜索“十八大内幕”居然能搜到我的一篇灌水帖。而“祁县吧”在百度排名上到第二页,过去我有意为之,但如今我却想去除这种地名标记。
2319 关机

Td.
00170
0558 尿急开灯却无电,手机电量才充到两成
0616 心想停电不开工,却不想虽停了一晚,现在却早早来电了

07301
0833 早饭吃烙饼,今日发懒,才出拉柴
0948 两车把NorthGate的全部拉完,来到BackHeadField,路见GuoTwoWatt的新房已盖起来两米高
1001 田梗小休,正赶上学生跑步,从路上传来阵阵重重喘息话语声。
1058 BackHead field两车拉了一个如粪圪堆般的小柴圪堆,柴垛子完全散乱跌倒了。
CuiFlat和King-Poyi居然在田间地头碰到后,就一直站着捣歇,有个把小时,着实把我惊呆了,这些人就像是有病了。

  • 上午拉6车柴,切五车,剩1车在院。4车拉了BackHead的两堆,还剩三堆,明天拉完就全部结束了。OldSwallow Field本来还有些的,可F决定不切了,要给人。这也因去年柴垛才被人点了4堆,比较多了。
  • 同昨日,上午兽医LimpFourSon来配牛,停机会儿。
  • 上午清理了两堆被倒在边道上的垃圾,一堆是该死的讨债鬼LittleSock家的,是安装路灯弄开的混凝土碎块;还有堆是烂白菜叶子,不知出处。有人家在垃圾堆上扔了十来双破旧鞋巴了,我就给焚烧了,鞋如衣,是易燃物,因为很好烧旺。
  • 抽两红桶水,半桶用来洗涮,1.5桶给状鱼槽换水。那条蛇鱼(泥鳅)早晨就见漂在水面,虽然触碰会有动静,但不行了,中午虽然还活着,但我还是把喂了大猫,也算安乐死,即便不安乐,但反正是死速死好过慢死会少受罪,我想。
    我还在鱼槽旁,大猫居然就从中找出一条大鱼,现在不想让大猫在水中捞鱼了,可根本管不住,打跑她不久就又蹲在槽沿沿上,唉,都怪我,以前她明明不敢水里捞鱼的,只有小黄猫能行,可却生生被好事的我把她训练会了。

1317 吃午饭
1415 剔尖浇西红柿、炒葱头青椒,饭后蹲坑。
1422 大风刮起来,满院满天飞玉茭毛毛叶叶
1455 M手机接电051068930862问《向美国人学习不吃药》书收到没,让有问题打电话。
1522 趴桌午睡醒来
1528 接电15斤
1538 候车,春风使劲吹,到处飞沙走石尘土满天,一派末日景象

1553 交接。近日候车期间用手机evernote读宋词,可今天风沙太大了,屏幕刚擦了就又掉上沙尘微粒
1600 桥南西岸,源源不断的拉沙车又肆虐起来了,看来前日我高兴地太早了。
在河边坐下,试试能否看书,可根本不行,站着还不觉得,坐下后直感觉风中充满沙子。我就奇了,还有三个钓鱼的人,这些人怎么就不怕风沙吹。

1615 爬上铁道南的土坡,远眺拉沙坑情形,但看不清。
爬上铁道南的土坡,远眺拉沙坑现状,但看不清

1616 现实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现实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1618 无字铁路碑上和脚旁,都拴有红布,我想是可能是湿地公园建设用来勘测的。
无字铁路碑上和脚旁,都拴有红布,我想是可能是湿地公园建设用来勘测的。

1638 冒着大风沙,在桥墩写字一会,大风吹地笔都摆动。本来下午计划有三个项目,但游泳&洗澡、看书,都因大风沙而否决。
上次桥墩挥毫泼墨,还是在2014.3.5,这已是半月前事了。

1652 到家。今日风向变了,南风变成了北风,顶风难骑车。大风中一群乌鸦在村上空翱翔。
大风把院里北边吹了好多好多的玉茭叶叶,南边反而很干净。家圪道里是满地的小树枝,而夹壁子圪道儿了是玉茭叶叶和多个塑料袋袋。

1858 家中无电,架起手电,看了会方舟子《神秘现象不神秘》,这是第一次看这本书,内容挺有意思的,而且方舟子写作还挺有幽默感,比如说食物相克的虚假,在一个例子中,他说,“还没被毒死就已经撑死了”。
吃晚饭

1913 晚饭清汤挂面后,看快播缓冲《迷失》中,电来了。
1946 扫了屋中地上瓜子皮、开机

2014-03-19 21:47:36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140319 下午刮起大北风 出门就是进地狱》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