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05 又一个榆林村:祁县马家堡村的路 你也走不得

Yesterday=2012.12.4 Today=2012.12.5

am. F plan carry cabbage from west-kitchen to two-Jian.x is typing,but he shout londly several times.This diaturb and anger X.Finally have a strike and see moves.

  • 《巨蟒》 Python 2000年8月9日 美国
  • 《在劫难逃》Abduction (2011) 中国上映日期:2012年7月27日

noon,x dont want lunch,however M require time and again.Then,decide to go out for stroll.

上午YellowGoose来,似乎是给MilkMoney,磨磨叨叨一上午,没完没了,好不心烦。中午出来后,不知所去,先向南走。犹豫东还是南还是西,又想其实哪也是无所谓的,最后走了West。

还没到大西铁路的拌合站,就拐向北面小路,经过几个工厂,看到一处墓地,应该是SouthSocial’s,在里面转了好会儿,拍了几张照片不久手机就电量不足无法拍照了。

墓园里坟墓好多,土堆坟、砖砌和尚墓都不少。看到有个母亲只活了32岁,大多男姓是段。发现一个规律,合葬的土堆墓的墓碑,从观察者的角度,男右女左,从棺材里的人的角度,男左女右;另外坟墓遵循坐北朝南的制式,从外观上看,也就是墓碑在墓的南侧。满墓地里,无法看到一处老式的墓碑。

走在墓地里,虽然我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进化论者,但仍旧感到有些阴森森的。周围老有一只不大不小狗在看着我,仿佛是墓主的守护者,又像是幽灵。狗不怕墓地,我怕,这让我觉得:情感的激发有赖于认知。比如说,一个民族的文化中的恐惧的因素,在别的民族观察或实施起来,可能丝毫感觉不到恐惧。还有类似碟仙的东西,如果操作者事先完全不知其中的神秘色彩,他操作地是时候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的。

从SouthSocial墓地出来,东边是个废弃的工厂,进去看了下。起初我觉得是个砖窑,但后来感觉不像,看到南面有大堆的烂玻璃。再东就是昌源河道了,这边没冰没水,沿堤岸路西北行。远远看到有两人在河对岸,似乎是推着自行车从河道西到了东,可能是想钓鱼的。

一路向西北,来到刘家堡。看到一种都被护栏隔离,我当进不了刘家堡村了,结果到了村边,有一块护栏被拆掉了——我觉得是被村民拆掉方便出村。

进村后,想找了小卖铺买点吃的。但一直来到村中央又向南走到村尾都没有,于是折回北面。原来商店在北面。正要进去,看到前面电线杆上挂着超市的标志,于是想到超市买,不过进去发现只是个开架售货的小商店,没有收银机。共买了¥10.5的东西:狗牙、锅巴、小小洋人、两包老乡、三个香肠,走到昌源湿地公园,来到上次见过的三条船处,有个船有屋子,但锁着,上了另一个有篷子的,坐下吃,吃地只剩锅巴,决定返回。

上了G108,一路向东,看到塔寺村的门楼好了。当看到有条南拐的土路时,拐进去。再看到西拐的路再拐。但路上看到有好几颗哭丧棒长成的大树,于是决定过去看看。有一处是父子现代人一前一后。父母一代生于1900左右,故于1976左右,也就是它的树已经有40多年了;儿子一代出生于1925左右,故于2000多。墓碑是近年清明补立的,不是70s老墓碑。

再回到土路,沿路向东到马家堡村,在快到到时是,一个放羊的叫我,听起来好像是问我做什么,我当是我们村的跑这放羊认识我,或是别的什么原因认识我,但根本没想到的是,居然又是要盘问我。这让我非常愤怒。他问我哪里的,要做什么,我说我东观的,要回家,我问他你想干什么。他问我为何就要走土路,不走公路,我说我就想走这,我问你是不是不走我们村的路,他说什么最近有羊在丢。

把我当小偷地盘问我做什么,而我本来今日心情就不好,最后我一直盯着他,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咋地,他最后不说什么了,我也不好发作,于是不理他继续向马家堡走。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加之上次在榆林村的遭遇,这或许会给我造成严重的心理阴影与暗示,即,村里的路,不是你想走就能走,即便你是本地人——现实就这么残酷。仗着是本村人欺负外村人,这就是中国人的劣根性。这样能防小偷吗?扯淡,这只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

或许有人觉得,他问你就跟他说嘛,有什么呢?但我就是讨厌被这么问。一来他本身就不怀好意认为你是要作作奸犯科。二来,我向来不愿意被别人问要做什么,我不想骗你我也不想告你。

试问,走在路上,碰到一个陌生人,上来就要问,你是哪里的干什么要做什么,谁愿意告?况且我当时根本还没进他们村子里面就这么猖狂,这就像是“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本来我还打算,有时间到到祁县各个村子里转转,看看风土人情、遗留下的老房子古建筑,但现在想来这有点困难,比如你进了一个村子,人家要问你做什么的,即便我诚恳说随便看看风景——的确就是随便看看,估计类似榆林村和马家堡村的遭遇就还会无数次地上演。

2012-12-05 20:04:51 XUEXX.COM IPO

作者: 辛德林记

QQ 10543849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