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费当停电 东观交电费 路遇俩乐台 钻进瞀了过

昨夜没得盖被,觉得睡得很爽,一直觉冷才盖上。结果今早就拉肚子,连续有再次还,很稀很急,身上也感不是很舒服。

早晨8点左右,突然又停电。一上午居然很瞌睡,连看书边就几乎睡了一上午于沙发上。快中午都还是困。

后来隐约听到HuntJaneSon在外面呼喊WillowBraidSon,但不肯定。喊了几次,其进来说量地的来了,于是手机让M回——座机也无电。

FM回来后,结果也没量成。到了中午,M才想到,没电可能是因为电表没电费了。去看了下,果然,别家都有电,只我家电表红灯警告亮,剩余电量为0已断开。看了下,居然属我家用电多,我家已经用了3000多度,别的一家1000,另两家才几百度。

吃过饭后骑车交电费,交了400元。同时在墙上看到农业用电价格才5毛左右。

又查了下上次交电费是在2012.4.23,今天是2012.7.27,也就是差不多一个月用电100元,喔,也挺多的。电脑大概151W,冰柜大概150W,两个都按全天开的话一天耗电就是300W*24=7.2度,一月就是216度。

2012-04-23
上午去东观.交电费300.比较大的营业厅,如银行样子的窗口,坐着一个男人,就我一个人交.这电力收费地方倒是挺轻闲.

交往电费顺便到永安村看了看,说观了下过街乐台。后看到村西208国道西有座疑似庙宇的建筑,又看到锁着的铁大门下方有洞,钻进看看,已破败不堪。只见一些墀头到是保存完好,砖雕花栩栩如生,在大殿两侧的墀头上刻的更是小狮。庙宇建筑是主殿两侧有小偏殿,坐西朝东。但其中没什么了,除了贴着张现代的神像地上歪歪斜斜摆着几个小瓷神像,可见曾有人于此供奉,我虽向不信鬼神,但此处阴森,甚是有些害怕,进入时,向神像虔诚地鞠躬了几下,以表敬畏之心。北面房子里停了三个棺材,南面是大概被用作过纸作作坊,有许多未完工的纸作及原材料,更把个烂庙宇搞得阴气逼人。

看起来,这个寺庙也曾被作为学校,墙上有许多块黑板。

出来时,被一人看到。问我干什么的,我说随便看看,又问你进去了,我就楞地说嗯,于是对方说你瞎闹。

从寺庙北的路回,经过杨家庄,居然也有个庙,但大殿已经全部倒塌,但居然大门外还挂着文物保护的牌子,奇怪永安村的比这好的多却没挂,这个倒挂了,标的是关帝庙。

回了家,正量地,快收尾。最后知道给估了个155平方。说是这个赔偿是按远近,一共负责200m。

今天总感觉身体不大得劲。

★Microblog

@方舟子:北京化工大学教授陆骏曾在简历里列“2008.06~2011.07 默克(美国)公司,研发科学家”,默克是有Jun Lu,但是另一个人。当然不能排除默克曾经同时有两个Jun Lu的可能,不过陆骏的简历现在已把有关默克这段删了,可见其心虚。陆骏应是把三个不同Jun Lu的博士、工作经历和论文凑成自己的,太有创意了。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