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精神病院回忆录 傍晚访南社老爷庙

Ydeve, x with wipes. 到凌晨才睡。今早起就迟了,7点才醒。

前些天手上又起皮,前些年每年春气就是,后来感觉每天吃点鸡蛋就好了。今天看手居然都好了,没有地方起皮,煞是奇怪,或许时辰到了。

noon. M  ag. & ag.  persuade,finally eat  rice.

今天费力写太谷精神病院住院回忆录,一气写了多篇,最后还发到了天涯娱乐八卦版块,首次感觉到写连载是个不错的idea。而且,甚至都未加任何链接,好高尚我。

下午,F自发修好了车子折的左脚蹬。

傍晚出门到南社,因为前些天看国保文章,才知南社村有处关帝庙遗址,而我那天去南社却遗漏了。经由旧公路前行,一直到了南社村西端,才拐进村内,后确实发现了遗址,不过很简陋破烂的地方,最后是跟一老汉聊了很长时间,几乎都天黑了,回家路上天基本就黑了。

傍晚兴起访南社,听说有处关帝庙,
绕到村北即寻见,煞是简陋且破烂。
远远走来一老汉,于是随便攀谈起,
老汉自称七十二,一九四一七月生。
当年种痘米二斗,可怜家里拿不出,
于是不幸得天花,万幸的是没死了,
脸上不少麻子点,左眼甚至睁不开。
慨叹南社旧风光,昔日寺庙五六处,
财主旧日甚是多,老街民居颇壮观。
旧日辉煌老爷庙,今日只剩马王洞,
马王洞上龙天阁,究竟不知甚意思。
多人合抱大槐树,胆大后生终砍倒,
财神庙,观音堂,更是早已没影踪。
曾经上学有六年,还曾合伙破四旧,
十八孕妇也上学,三十火车撞至死。
六零年,没饭吃,甚至有人还饿死,
悄悄地里偷麦子,玉茭棒子剥开吃,
高报产量交公粮,害得大家饿肚子。
昔日洋车都没有,步行太原看红火,
电线杆子有音响,偷偷接线家中听。
眼看渐渐天黑了,匆匆道别往回走,
两家老房门枕石,上头石狮仍可见。

南社这边好多人家在公路边上晒麦子。

地裂缝施工中的园子前2012-06-30 16.56.31

作者: 辛德林记

QQ 10543849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