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24 圣诞节平安夜零点参观天主教堂见国旗

835 FlatSon 一早就来扒玉茭:前一两天他就说好,要用他家的常规黄玉茭,换些我们家种的白色甜玉米磨面吃。他今天拿来一袋他家玉茭,换了我家一袋白玉茭。还就住用我家的小型脱粒机扒了玉茭,据说给机器周围挡上东西,防止玉米粒飞溅,效果很好。我见他旁边还有一堆白色玉茭,还当没扒完。后来才发现,原来是这白玉茭的玉米芯(我们叫玉茭疙瘩)居然也是白的,大大区别于我们常见的黄玉米的红色玉米芯,我就把这白玉米芯也当成玉米棒子了。

936-1111 拉两车柴仍旧拉完了一垛,把麦田西侧的柴垛都拉完了。看了下麦子,昨天傍晚也并没被羊吃多少。
今天是阴天,有时还飘着比毛毛雪还小的雪。
1327 喂狗。院里给放的水大都冻了,只剩一点没冻的。
喂牛时仍旧往从北院往南院提两桶水

1518 才去挤奶
1554 两牛共挤42.5斤
1637 M才回来了售133斤
傍晚时,F 又去地了看柴垛剩多少,竟巧遇BM鬼祟于麦田,他也不便去看,而BM也速遁走。待不久F再去查看,发现果然BM竟然往麦田下了3911,能闻到药味。这可真是让人大跌眼镜,竟不知BM此人竟如此狠,最终F决定去向Japan提醒不要来放羊,说不知谁下药了。

1752 SpringZero 来配大牛。
傍晚终于来水了,久旱逢甘霖,赶紧大接水,M还让把洗衣机与大盆里都存上水,计划再洗衣。。
1900 G送来些他磨面后的麸皮。

2236 才去挤奶太迟了
2306 共挤31斤。
2338 挤完奶正好听到教堂放炮。

2354 犹豫两三,还是骑车来到教堂看看——今晚是圣诞节平安夜,我想看看这教堂有什么热闹活动,我还从没参观过平安夜的教堂。我骑车戴着头灯,路上太阳能路灯都竟已早熄灭,黑糊糊的,估计是冬天太阳能灯就灭地早。
但较失所望,我原本想着教堂内外会人山人海,但虽然人也不少,但没我预想地那么热闹。
教堂院外的街上,停着大量汽车。教堂院门架起了充气拱门和大灯笼,一溜门面房也挂着一排小灯笼,街道及教堂院里挂着许多串旗。
一块小黑板上写着大概庆祝圣诞活动的时间:前夕5:30头钟-6点二钟,子时10:30头钟-11点二钟,黎明5点头钟-5:30二钟,天明9头钟-930二钟。

进入教堂,教堂内倒是人不少,但还是坐有虚席,并不能算爆满,后边还有个别站立的人。大家都日常着装,原本我还想,我戴个帽子是否合适,但看其它也有人戴着,自然也就无所谓了。
教堂门前也还立着个红色充气拱门,教堂院中立着个不小的圣诞树,树周围挂着大量亮的彩灯,树顶也有个亮灯的十字架。墙边还靠着个有墙一般高大的红装红帽白手套圣诞老人。
有趣的是,墙壁上还张贴着大大的我堂宣传页:中间是12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两侧都是县委统战部宣的“宗教场所管理制度”。哈哈,我还正想着过去曾经看过的搞笑新闻——寺庙升国旗,就想这教堂有没也升国旗,可当时没注意到,却现在看我拍的个模糊照片,人家早有啦!在教堂前方台阶下偏左侧,就是有升着红旗的旗杆呢,虽然旗子没展开,但肯定是国旗。百度天主教堂国旗,新闻及图片一大堆,看来早不是什么新鲜事。
我进教堂后,一个白衣男在前一直讲话,讲了一段时间。后来就没人说话了,教堂内鸦雀无声,教民们也都安静坐着不说话。教堂内与平时也没多大不同,只是四周挂着根粉色丝带。
0009 一声炮响
0010 奏乐众人起立唱赞美歌
一人居然问我还做不做网站,我说不。但我压根不认识他,往往就是这样,明明我根本认不出的人,却知道我是谁什么的干活,我真是纳闷。还曾遇到TwoDear及SteelSon的大哥,我临走时,他大哥还跟我说了几句话,我随口应承了几句。
回家路上,见村里道路上已经不少地方流了水,估计都是自来水长时不放水,不觉就溢出了。
0053 又放一阵炮声。
与M聊天时,说起我们村怎么有这么多教徒,我还想有了教堂自然就有教堂,经M一说我才意识到,我完全给搞反了:应该是先有了大量教徒,才会有教堂。

F 今天把两牛圈各放的簸箕锹都整修了:大牛圈的大簸箕锹换了把子,黑牛圈的中簸箕锹太烂了,换了较好的小簸箕锹。
近日COC部落冲突霸王部落又日渐兴旺,部落又爆满了,而我最近又开启升杯,已经升到了泰坦杯联赛II,明天时达到4455杯。

照片:https://weibo.com/1154195257/Imt9ssyxb

兄弟连微信群踢出久哥

今天把兄弟连微信群踢出了久哥 ,他一直在群里要求查骗子信息,我就发了个“
”你这查出信息能有什么用?我早就说过很多次了,举报拉黑不理完事,给钱了就报警“,他却发了个他的公众号文章所谓帮人从骗子手中追回了被骗的1600元钱,然后就发飙:有没有用,不是你说了算的。如果没用,你之前为什么要一起查呢?你觉得没用,只不过是没查到确切的人。如果查到了某个人,确定到人头上了,你还觉得没用吗?我想查,有人配合吗?一天天的除了抱怨还会干别的吗?

我不知他所谓我一天天抱怨是指什么,这是我第一次群里说他,就如此挑衅,我当即把他移出了群聊。有趣的是,之后,他竟然在个16人的小群“匿名聊天”中,对我破口大骂,大致是说我是傻逼、蠢,活该被骗钱,可我压根从没被骗过钱,只是写文记录经历后总有人向我咨询就建了群罢了。我说了句我傻逼我蠢你行你厉害得了吧,然后好退群了事并拉黑此人。从他恼羞成怒骂人来看,踢了他真是太对了,原来竟是此等样人。此人也并非受害者,而是一个受害者拉来的所谓黑客。

早在2019.11.30我就记录”群里久哥近日在群里狂推他的个论坛,号召人们在他论坛里发帖登记骗子信息,几成刷屏势。今日其竟然在群里筹款,好像筹了340元,说是要用来买积分在社工库里查骗子信息,我很反感这事,但初次所为,我也不便说什么。“

除了其在群里要钱,最近频繁在群里发他的论坛公号链接来刷屏导流,可以说,我早已经忍他很久了,趁此机会请出他也算好事。就说群里要钱这事,你招呼都不打,就跑群里要钱,这做地太过分了,就像你跑我家里跟人要钱却不跟主人打声招呼,这说不过去。我觉得此人有点年少轻狂很中二,自觉很了不起,比如有人拒绝他加网站友链还跑群里diss人家一番,再如公众号发个“谁再取关谁死(马的表情)”

就此,我倒觉得有点像方舟子与人交恶的一些历程。方舟子因为有人要把新语丝商业化而与人交恶,与科学公园交恶。我想我与方舟子都是有些理想主义色彩,不愿意把事情掺杂上金钱交易,而总有人与方舟子套近乎意图谋利,这注定了关系会恶化。当然,在方舟子彻底表现出其反华恨国的政治观后,我即不再对其有什么好感。说到理想主义,我想说,我更喜欢那种纯粹的互联网精神,但现实却是我们在奔向互不联网,譬如微信公众号连外链都不支持,各个App几成孤岛。

再说,我自己都从不曾设法从这微信群谋利,居然有人从中弄钱,这倒是显得我蠢,免费给人搭台赚钱,为人做嫁,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都不在群里发过多少次公号链接,反倒他在里面刷起了屏,一篇公号文甚至还收了14人赞赏,其中头像我看多是群里人发的,浏览量也比其它多出很多。

2019-12-26 02:40:49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