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619 土摩托也被全网封杀

559 被叫起来撵鸡:一只草鸡到了LittleSock的园子里,M 怎么也撵不出来,就叫我也去,结果我才走到枣树处,鸡也回来了。后来听说,这只鸡昨晚就一直在那里了。
G 早早就去到OldSwallowField帮忙浇玉茭地,后M也去了。
见地上有个绿色小东西,近前看,是只小螳螂,正好大猫在旁,我就把它给了大猫,起初我以为猫只会见螳螂会动就玩玩它,却不曾想,猫玩了几下就把螳螂给吃掉了,这让我好奇,如果是只大螳螂,它会不会吃。

749 也来老堰地浇地。玉米干地厉害,很多叶子都打卷了,但浇过不久,卷曲的叶子就完全舒展了,恢复很快。
所浇的地东边一条beibei较高,水难以流上,水流总落后于其他几条beibei,开始M是让我铲去些土,但后来,M深感浇地太慢,执意让我扒拉水流以让水更快流动,但我不为所动。
1111 才浇完地,浇地太慢水费又贵,不到两亩花了好像有150多元
1148 清圈拉回牛,幸好天阴牛不太热
1620 挤牛奶,作死小狗居然咬大牛尾巴

1905 出游
1916 到坝。村路接连遇多人,先是BieHome才要出发放羊,因为县城上学的女儿要考试(后听M讲今天中考,可能他家女儿已经中考了), 后遇到G开着柴油三轮车不知干什么回来,再后遇到M已经卖奶回来。骑到滨河路,先是路上有人摔破啤酒瓶弄一滩玻璃,后又看到路上有只死鸡。而河中,只是有个老汉在水边洗澡,这老汉用加二马槽的三轮车拉着满满一车麦子停在路边。
1947 游完穿好。水泥坝这块水域水深下降飞快,今天发觉整块水域,已经都能够探到水底,最深处也用脚尖可以触到底。河水仍发浑,靠坝水面脏。最近天气总是,白天晒地很热,到了傍晚就天阴刮风,今天尤其风大,刮地河水中也有了杨树叶。
来一红一黑两车两男游泳,一人说湿地公园中橡胶坝处有人游,他们刚从那儿过来,嫌那儿一冬天的水脏。说大韩村水坝处水因为人多,水也比较脏踩脏,反倒说这条坝处水干净,这倒是出乎我预料。
1953 遇到了游泳女将往回骑车,她说在河湾村旁游。她讲湿地橡胶坝处一直能游泳,只是人们嫌水脏而不去,也就是据说那儿的水都是县城污水净化后排入的。
2125 美国宪政历程P460
2143 到家

已经好多天,我现在唯一的梯子没有界难以科学上网,显示连接成功但就是打不开网页。很偶尔地能打开了,过会儿也会变得打不开。令我震惊的是,百度搜索科学上学,竟发现网易还敢明目张胆地教人如何科学上网,网易财经频道2014.12.30《在Google被封的那些日子里 我们这样科学上网》显示来源财经网,不过这个网页已经被网易删除,但还有百度快照。这倒是说明,前几年我们国家也曾经比较开放。

小狗肚子上总出现一个小疙瘩,但用手一按就会小去。

今天浇地时,M听GuoTwoWatt讲,会面临demolition,这让M很是忧心。后又听说,消息不是来自highrail,而是gov

早上时,看转发方舟子推特的头条号云霄一舟,才知土摩托竟也被全网封号,大概是昨天的事。土摩托微博我偶尔会看看,没注意到有什么出格的言论啊,可能是以往的一些言论导致。这说明,方舟子前几天所讲“从现在开始任何有影响力的自媒体账户都不会允许有,不管它们是不是政治性的”,很可能并非空穴来风,不是他的个人猜测,而是有内部人的小道消息,又红又专的宁南山不是也封了嘛。我记得,早一两年,土摩托就曾被新浪微博长久禁言,好像禁了一年,原因是敏感日左右说了一句“维稳,多少罪恶假汝之名”。土摩托算是个死理性派,极端崇尚科学,对民族、国家无感,言论经常不讨人喜,小心眼,经常拉黑人,但封杀他我还是感到匪夷所思。我担心,这种封杀,会否对其经济造成不利影响,封杀是否会延伸到线下,比如封杀他的实体书、杂志,那样的话,可能土摩托就得转行了。

2019-06-20 18:53:41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