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新疆人自己不站出来反对西方造谣抹黑抵制?中间派默许纵容反对派对自己有利

为什么新疆人自己不站出来反对西方造谣抹黑抵制?中间派默许纵容反对派对自己有利

210327 日记中摘出独立成文

@平静的眼光 :“强迫劳动”还是自由择业
真实反映出一个事实,就是根本没有什么“强迫劳动”,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可能有。
有心的众网友也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较少看见維吾爾族同胞旗帜鲜明地站出来,批驳着西方政府和媒体包括X * J在内针对中国的各种荒谬的言论,无论对中国的,还是对其他民族的,只要不涉及本族的,都是局外人的感觉,出现大面积哑然的怪现象。这种事不是偶然,也不是偶发。但維吾爾族身份的群体或者个体,只要他们认为受到了不公或者欺负,马上群起而攻之,而不问青红皂白、来龙去脉,比如年初那个伽师县老师打学生事件,你可以看见这个群体的一部分人罔顾事实与及时处置结果,大肆狂躁和营造极度自怜的悲情,唯恐天下不乱,以个体事件妄图上升到群体事件,居心叵测、其心可诛。
这也让我想起2016年以前,乌鲁木齐大街上的惯偷比比皆是,有的是暗偷,有的是持刀明抢,长期作恶,广大市民和受害者对此深恶痛绝,但又无可奈何。这个小偷事件,在X * J,在内地其他城市,竟然都成了代名词(大家都懂的),可是一涉及到身份,三缄其口,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也没有勇气捅破这个窗户,少部分人作恶,多数人沉默,后果谁来承受,不言而喻了。可是,又有几个人旗帜鲜明站出来,痛斥谴责这些违法犯罪行为?
3月26日 23:53 来自 Android
https://weibo.com/1117448402/K826V7ea9 转评:https://weibo.com/1154195257/K850luomm

微博博主@平静的眼光该篇长文,提到两个有意思的事儿。
一是新疆人小偷,我太有TMD体会了,想当年,至少2011年前吧,太原街头上,知要是路上看到走着的新疆人,那么几乎必定是正在尾随偷东西,我还曾专门驻足观察一个新疆小偷在路上一直扒窃,后来看到一个女孩丢手机后着急的样子,至今有点印象。

二是本文主题,为什么新疆维吾尔话族人没有站出来现身说法,驳斥西方白人荒谬言论?尤其这个民族其实超级团结一致对外的!
明面上、方便说的是我转评说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工作还需要加强,即如上文所讲不涉本族漠不关心。还有就是有评论指出的:针对新疆的宣传一直管的很紧、本地人网络管控很严格是真。

但还可以找出另一种很自然的基于自身利益做选择的心理和动机。其实对他们而言,从他们角度看这个事,欧美西方人闹地越欢,对他们越有利,不仅是更好地保护自身利益,而且是把自身利益最大化。最明显地,比如现在人们上网敢于打出新疆两个字了,不用诸如XJ等符号替代。欧美闹地如此厉害,不用调查也可合理推断,新疆因为反恐的高压管控会西方的瞎J8扯淡有所收敛。这也就像香港风波为什么闹地那么大,因为很多百姓不反对,默许乱港者乱搞,为什么它们不反对地默许?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做,中央越会让利于香港,对自己越有利,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按闹分配是也,反正出力、被抓的是别人,自个闷声发大财就是最精明的选择。这也正是之前我看一些脑残公知言论的心理,这些SB虽SB,但毕竟客观上能给我争利,还能中和下社会之左潮。

但这种自私的默许纵容恶行的闷声发大财的思想和行为合理吗?我们该不该旗帜鲜明地站出来表明立场态度大声说不吗?我不知道。
有一点当无疑,当绝大多数人都这样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甚至还希望借机渔翁得利的心理,最终社会可能会被少量极端言论裹胁。好在社会是超多元的,各种人都有,正如有公知但也有粉红也有骑墙也有完全漠不关心者,这可能就是一种生态平衡吧。社会就必须超多元来达到稳态。

附:

201226 搞法律的这些人文学科的知识分子,多出公知,多是持批评政府立场,所以罗翔要真是当阴阳人、暗中嘲讽抗疫表彰大会,这也没什么奇怪,反倒很正常,可它事后却又极力否认,这才叫反常。就我而言,我觉得,我们社会现在还真就需要敢发出不同声音的人,即便他是SB发脑残言论,因为我们社会如今确实粉红当道民粹盛行,就需要这些不同的声音来中和一下,只是这些不同的声音,早已被打压地或是发不出声,或是不敢发声。

201211 人民日报社论互联网巨头不该盯着社区团购,这样的文章我理解没错的话是违反法制精神的。国家如果觉得社区团购伤害公共利益,或者有害公序良俗,可以走程序立法定规,互联网公司守法守规经营就是了。现在借着权威舆论教互联网公司经营是很别扭的操作,这是人民代表大会的意思么,如果不是,人民日报的评论员是不是管太宽了?

这件事对很有触动,让我越发感到,网络舆论是非常愚蠢的。
201102 我曾写“如今的网络,左派右派的斗争激烈,我感觉这也是个好事,只有左右斗争中平衡,才会和谐。就是说社会发展,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是不可或缺的,可以这么讲,反对派的存在,反倒一定程度会保护己方的利益。”
我想现在,我必须也清醒地认识到,网络上必须要有不同的声音,即便的错误、极端、让人恶心反胃,但这才能抵消掉一些愚蠢的网络舆论的危害,这可能就是方方、方舟子、脑残公知之流垃圾的作用吧。让SB对付SB,用蠢货对付蠢货,嗯,呵呵,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们国家体制与民主国家不同,领导人无需为选票迎合盲目短视自私反智仇富的大众,但是这也不绝对,当舆论汹涌时,有些事情就势在必行谁也无力左右了,再高的权利也会被无脑的强大“民意”裹胁。所以,是否能保证精英治国,不受群众所摆布,这是个永久性地国家治理难题。
如此,我们更应该珍视各种不同的声音,它们其实也是在保护我们自己的利益。
201212:古往今来世界治理的关键在于如何坚定保持精英治国,不受权力、民意裹挟左右。

★ 相关

2021-04-08 22:13:29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为什么新疆人自己不站出来反对西方造谣抹黑抵制?中间派默许纵容反对派对自己有利》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