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进化的眼光重新认识世界

进化作为世界的事实。
以进化的理念去认识知识、世界,重建我们的知识,可能会更真实。

如果进化论是正确的,以进化的观点去分析,就能摆脱思辨的很多的无意义性。

如从思辨去看人生、看世界、看万物,总是常带有个人的主观,而不客观。
而如从进化角度,则看到:万物是可看出“生存目的”。

————
好的自然科学家可以是好的哲学家,但纯粹去学哲学地研究哲学是难有大的成绩的。

灾变选择天才

灾变是自然界快速选择天才的机制
从灾变与物种爆发想到,灾变是高淘汰的,它以剧变的环境,使得只有有超级高度优越的生物才可以生存。

渐变:一个一直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的过程。很多物种总是可缓慢变化适应,而不被淘汰。

—————
实例
1.乱世出英雄

医术治病的结果:使医术与疾病共同进化而非人的体质

医术治病的结果:使医术与疾病共同进化,而非人的体质进化。

医术与疾病的相互作用,是一种正反馈过程。
人类科技越发达,医术越进步,疾病会越严重。医学越落后,疾病会越轻微。
而且相对于疾病的进化,人体抵抗力的不进化,也就相当于是种退化。

医术保护下的人,生存的策略只能是:卫生,无菌,远离病原,环境适宜。
久而久之,人就成了大棚中的蔬菜。

人依靠了医术治病,在疾病恢复过程中,势必降低自身抵抗力参与的成分。
久而久之,人自身抵抗力的潜力将无法激活,慢慢地,也就将永远无法发挥出自身的潜力。

如此,人类在与对疾病、病原体的作战中,处在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医术,用还是不用?
医术虽然让人快速地摆脱了疾病的痛苦,但也剥夺了我们身体自愈的权利。
当面对病痛时,有多少人能放弃医术的诱惑,选择自身抵抗力治病?
尤其是小孩,父母基本上都是一种观念:凡病,立马吃药输液上医院,不马上治好不罢休。
况且,很多医生唯利是图,总是让病人用好药来多挣钱,根本不管什么对病人好。

好的进化制度

一个系统是否可以良好地进化,依赖于系统是否有一个优胜劣汰的进化制度。

好的进化制度:完全的优胜劣汰的制度,对个体没有或很少不宜保护。

保护总是使对象无法很好地进化
例如
1.人类依赖于医术的对体质的保护,使体质没有进化反而退化
(但这是仅从体质角度,从人的适应角度,人类还是很适应的——它很好地生存了下来:但这是依靠非体质因素的进化)
2.父母的保护使子女难以进化(个人适应能力也是可进化的)
3.政府地方保护使企业、产业难以进化

巴斯德实验无法证明生命不能自发产生更无法推翻进化论

巴斯德实验仅仅证明了,在实验期间,微生物不可从无生命环境中自发产生(必须依赖种子,如孢子),而在巴斯德实验前人们认为微生物可从环境中自发产生。

这不等于证明,在地球漫长的时间中,生命不能从无生啊环境中自发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