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105 农村出殡颠棺如颠轿 葬礼如婚礼般喜庆 诚哉白喜事

前天,GG把生日宴上收的礼品吃的给一股脑儿送了来,可没甚意思,大部分是馍片,两盒八宝粥,一盒奶。但也可凑合吃吃。
昨晚吃了2罐达利园桂圆莲子八宝粥,几包内蒙古美好食品有限公司出品的新家园烤馍锅巴。

昨晚11点,本已睡下,刚看完《冷血悍将》,就内急,穿衣急急拉屎。
《冷血悍将》德尼罗和让雷诺主演,又叫浪人。网评不错,从里到外我感没意思,人说追车激烈,从里到外我觉就那么回事。倒是不狙击手杀死滑冰明星一段,看较震撼,仅此而已。

早晨八点多醒来,UpWP。吃了最后一包方便面,加二蛋,真他妈好吃。
M因昨事,不愿去北头,F先去了收拾昨日的剩活。等X赶到,居然太迟了,F已把玉茭圪瘩清理完、玉米都入袋。
听说是GG的两伙计给把袋子搬上车。

不久,GG相跟他昨天的胖瘦俩伙计出来,GG路上还直冲着我笑。此时,我有种被戏耍的滋味,如同《教父1》开头的老汉面对当庭释放的暴徒冲他笑的感觉,我越发感觉昨天他行为是在做戏,借着酒劲发泄摔东西或许很过瘾,反正不值钱的东西。今天,坏的门已然叫来人弄好,玻璃上了,坏茶几扔在了院里。
L叫来了他亲戚,好像要商量对策。

F往磨房送玉茭,我扎口收拾底子。完好,带着Ss到办丧事人家门口看看,今天他家出殡,街里人多车也多。WarFuEr还专门给看车,还告我有辆税务局局长的好车。看到JiMeta也戴孝,还有养胖猪的FiveEr.
门口有个木板上张贴许多张比A4大些的打印纸,打印着死者生平事迹,但Ss吵不行,没能细看。

再回到G+,L让我倒了两桶脏水,西间一桶。我要走,Ss就哭,于是我在哭声中赶紧骑车跑掉。

来到ForeMin磨房,结果正在修粉碎机呢,原来粉料时,F瞅着瞅着玉米面颗粒越来越大,赶紧通知ForeMin拾掇,拆开看有了洞。
修了好会才好。今天一共粉了18袋玉茭,我往回送,F装袋并收拾,最后袋子不够,又取了两个。

中午吃大米,有些旧牛肉,菜里弄了些骨头肉。然因为反复催促有隙,饭未好吃。

午休之时,F说诉丧的过来也,于是出去看。尚在PearGeDa家门处。听说PearBrot.正好娶了他家一个乱搞的离异女,女的还带着姘头送的房子。

这家出殡排场很大。出殡长队伍,前面有8辆车,打头的是lexus lx570  青A 467680,后面几辆好像是叫皮卡的有小车厢的车,接着花圈纸作,看到还有个纸制小推车,村里人家用来倒垃圾的。从第二辆车还 出来个衣服标着警察的男人,不过可能只是衣服而已。

中间有两辆农用车,一辆是LockEr的手扶拖拉机,拉着生平文章牌子,写着死者1938.2生,2012.12.30殁,曾北京军区驻邯郸某部任代理排长立三等功,退伍当生产队长,照顾无子女老人,有3子4女;一辆MetaEr开的三轮车,拉着一堆花圈,前面皮卡的花圈是有序的,一个上一字,排成一路走好。

村里的一个爱戴火车头帽儿的老楞鬼抱着两美泥人人,一绿男一粉红女,绿男戴大红色的帽。这个楞鬼是要钱的,5或10块。
死者孙女拿着土话叫“野魂幡幡”的东西,就是一根棍子,约两三米高挑着很长的写着字纸条,但没看清,除了写字纸条,上面还挂两根窄很多的空白纸条。
一辆人力小三轮,拉着死者枕头等杂物,其中有个疑似放红纸条的宝葫芦。

再后是乐队,一辆车拉着乐队的人和物,乐队在地上演奏,有人跪地上哭唱,这得给现钱,百元的,哭越好给越多。

乐队后就是抬棺的。棺材外有蓝色棺罩,侧面是两条龙的图案,或许就是二龙戏珠。整体上面是好像四角的盝顶,平顶的中央有不锈钢像是脸盆的两个东西叠放,上面是塑料花,并向四角扯着白布条。
这家用的是被叫“二龙ga”的形式,好像男人超了60死有资格用二龙,小了只可一龙,再小没龙。他家的二龙,一红一绿,红的可能不是红的,因为上面不知何故蒙着红布。

现在村里抬材(这不是我的简称,村里就这地叫)的,时兴请专业搞这行的,而不是自己村里人。这家就是,抬材的,清一色黄衣红腰带白手巾深色鞋,棺罩蓝色。他们有个领头的带着个小镲儿,每当开拔与停灵,必敲一下,声音不大。

专业抬材队还唱歌的。听着他们粗犷的男人腔,让我想起了《红高粱》电影中的颠轿时的歌,极为相像,倒不是歌词,这与歌词无关,他们还唱唱流行歌曲呢,是那种腔调极像。
唱歌时,如同电影中的颠轿,这里有颠棺,两者太像了,颠地两龙头都摇啊摇,摇到龙凤窑。前头的领队还要扭啊扭,和扭秧歌差不多。
抬材队这些表演也是要现钱打赏的,给领队一百两百后他就说收到多少多少钱,开始动员队员鼓劲颠棺。

在半路时,我就听JadeFlower说,已经给出一千三了。
他们这种表演是在出殡路上,沿途定上几个点停住表演。我记得小时诉丧,没这么复杂,也就走一段停下后,吹打的乐队鼓劲吹打一番。

出殡队伍中间还有孝子穿孝拖着哭丧棍,或走或跪。有些步行的亲戚是手拿土话叫“雪柳”的玩意,如同哭丧棍,不过是mini型的,就是25厘米左右的小木棒,周围裹上白纸条,而哭丧棍得有成米长,七八厘米粗。

队伍最后就是豪华的亲友小车车队。一共13辆,打头的是辆‘’晋K 447410 奔驰 S500‘’,然后有‘’晋K N35190 奇瑞QQ 310 ‘’
奥迪A6L 晋K G56660 3.2
广州本田
一汽大众
上海大众

后来,我在大西桥上,远远围观了下入驻龙凤窑。不过没看完,也看不清,今天粉料搬袋时还压裂了抽抽里眼镜一只眼,有了一道缝,凑合用。

还来了一辆挖掘机。听说打洞就是挖掘机干的。
在墓园周围种庄稼的或是倒霉,因为好多车就在冬小麦里走,有一辆还走不动,一直打滑。
他们对小车前车牌上挂的大白花郑重,专门要求收集到坑处。

后来听说,死者和他婆姨其实算不得什么好,那篇歌功颂德的文章提到的赡养老人的事,村民不认为不是功是耻,因为没了人家的终产,也就是说,那篇文章颠倒黑白在。当然,道听途说罢了。

想起了我参加过的出殡,我奶奶。那时很小,几乎没印象了,只记得我好像抱着相片。而到爷爷时,不可理喻的是,竟然没通知我,虽然我就在县城上学,也并非快有什么我一切考试。直到周末回家,看到龙凤窑里有活动,我就感觉不对,回家果然,不果葬礼已然刚结束。虽然我跟爷爷关系并不好,常吵架,但我至今无法理解这事。

今天是我长大再第一次仔细观察出殡这种神秘仪式。如今我才明白何以有个“红白喜事”的说法。因为,丧事和婚礼,在操作中真是像极了,不谈紧密亲人的感受,婚礼与葬礼,对于看客来说,同样都是一个热热闹闹好看的节目。

130106-0022
2013.1.7 1118 标题日期码错误,130106更正为130105

作者: 辛德林记

QQ 10543849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