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祁太秧歌割青菜剧本唱词 洋烟金丹料子面

祁太秧歌《割青菜》 剧中人物

一枝花:丈夫在衙门工作,跟二黄风相好
玉林 :外号二黄风,自称二老子,今年21,父母双亡亦无兄弟,未婚
直朴 :给财主家掏茅子,30多的光棍

《割青菜》 剧情简介

一枝花丈夫在衙门工作,玉林(外号二黄风,自称二老子)父母过世无有弟兄,二黄风19岁起两人相好一直到了现在二黄风21岁。二黄风在街上听到一枝花与给财主家掏茅子的直朴她上,前去询问,在菜园找到一枝花,然后来到一枝花家,两人开始吵架,甚至互相威胁相断绝关系,最后一枝花伤心而哭,两人就和好。直朴在街上听到二黄风到了一枝花的家,就来一枝花家里看,门外听到两人骂他于是踢开门闯入,用笤帚假装六轮轮(大概是种枪)吓跑二黄风,然后想跟一枝花高兴高兴,却被一枝话借口让他出去看看外面有没人而骗到外面关了门。

从祁太秧歌剧中分析当时民间风土人情

秧歌好像大多是描写清末以及民国的事情。

剧中,把婚外情现象叫做串门门、做朋友,也戏称称油食。

剧中人都吸食好像毒品的东西,剧中称作洋烟、金丹。似乎过去山西流行吸食洋烟金丹料面(也叫料子),洋烟可能指纸烟,三者好似不同的东西,与鸦片也有的区别。吸食时要用到叫闷灯的烟具,猴儿头好似也是。通常就是叫熏洋烟、吃料子。

山西的鸦片主要从陕西、绥远等种植地运进,而洋烟金丹料面,则主要通过正太铁路从天津租界运进。为了打击运销的毒贩,对这两条通道也进行了严厉的查禁。(苗挺:阎锡山传)

晋中祁太谷秧歌之黄色、低俗“糟粕”

之所以费劲地把唱词全部打出来,是因为看到说,大小割青菜都属太谷秧歌中的淫词艳曲,所以大为好奇,慕名而作,边看就边打了出来,但确实很费工夫。我觉得现实中,这些事情还是很常见的,只是把它们赤裸裸地搬上舞台,就感觉有些露骨。再比如剧中经常出现骂人的“你妈屄”“屄脸”之类,生活中人们就是常用,但舞台上讲出虽说贴近生活但也很不正经。

秧歌研改社对传统剧目中的糟粕加以剔除,删修出《探监》、《听新房》、《补凉袜》、《做搂肚》、《扣麦地》、《拣麦根》、《上神头》、《唤小姨》、《大、小割青菜》等30余个。——中共祁县县委县政府网 祁太秧歌

再比如祁太秧歌《算帐》中,丈夫惹怒了妻子,妻子要求丈夫叫他嫩妈妈,两人于是在台上一个叫妈一个答应好不热闹,这在生活中可能也挺常见,但放到舞台就有些不雅观,然而却可能非常地让老百姓喜闻乐见。
 

张三:我的妻儿让我唤她嫩妈妈,
我有心不唤他嫩妈妈,这件事儿难住咱,
走上前跪流平,然后叫她三声妈,无奈何叫了一声嫩妈妈,
刘英芳: 哎    张三:妈   刘:哎    张三:妈    刘:哎
张三:妈妈妈妈妈妈妈    刘:唉唉哎哎哎哎
张三:妈妈妈     刘:哎哎哎     张:妈妈妈      女:哎哎哎  《算账》全剧本

《割青菜》全剧整本剧本唱词

家住在太谷胡同巷
小奴家的名儿叫个一枝花
外号儿人们叫妈扑鼻鼻香
奴男人住衙门
相好了那亲哥哥叫二和风
我两怀人在一起说不来的高兴
众嫂儿不要笑话俺们
一个人爱上一个人实实在不由人
你们要是爱上个人跟我也差不了甚
那一天我在大街上走
有一群群后生们跟的我们后头
后生们跟了我们一扑溜溜
清早起来把饭用
梳头洗脸我擦油油
眉灵凹里点了两点点红
两耳边戴环环一盏灯
那后生想和俺圪亲圪亲
你想亲我们还不想和你亲
待见他来不待见个你
那个老汉胡才疙撅起
那么大的年纪不知道想要怎地
浑身打扮都齐整
菜园里割青菜走上一程
菜园里割青菜走上一程
手提篮篮出了门 将篮篮放在地流平
扭回身来锁上门门
手提篮篮往前行
行一步又来在菜园门
怀里掏出钥匙开开门
手提篮篮把门进
扭回身来关上门门
不要叫赖鬼们捣砸俺的门门
来在菜园用目睁
满园的菜儿爱死人
我把这好青菜割上几斤
青菜割了好几斤
割得奴腰酸腿困指头肚肚疼
歇一歇缓一缓再回到我的家中

家住太谷城里头的人
我的名儿叫玉林
外号儿唤成我二黄风
二老爹娘命归阴
下无弟来上无兄
所生我小子独一人
自幼家贫未曾娶亲
每日起来串门门
每日起来大街上学摸奴奴们
那一天我从胡同巷里走
又观见那一枝花站在街门口
两只眼滴溜溜直是把我瞅
她瞅我来我也瞅她
俺二人的心事都一样
从此后俺二人就相好上
自从和一枝花相好上
时时刻刻把她挂心上
从白天到黑夜时时刻刻把她想
清早起来我把饭用
浑身的衣裳都换新
一心儿娃娃家中去走一程
浑身打扮都齐整
撩衣迈步出了门
行一步来在大街上
交身儿站大街中
听一听人们捣歇甚
听一言来怒气生
骂声一声一枝花你不是人
操你一枝花活祖宗
当初跟我说的甚
为甚如今变了心
为甚如今交别人
越思越想越气人
去到她家把她寻
去到她家把她寻
急急走来快如风
行不觉到到了门
门锁上环不在家中
低下头来自思忖
想必是去了菜园中
去到菜园把她寻
急急走来快如风
行不觉到了菜园中
门儿关的紧绷绷
墙墙高来看不见
脚底头支上疙瘩半头砖
观见一枝花在里面
越思越想越气人
走上前来捣街门
叫一声一枝花快来开门

正在菜园歇的身
耳听的门外捣砸门门
但不知是何人捣砸我的门门

你二老子 谁了

双扇扇门子单扇扇开
原来是亲哥哥看妹妹来

呸 扑你妈屄的

那一股股清风吹的你来

哥哥你在门外站一站
待妹妹进菜园提上篮篮
提上了篮篮回俺的家中
手提篮篮出了门
将篮篮放在地溜平
扭回身来锁上菜园的门
一枝花前边把路引

二黄风随后紧相跟
气的二老子咬牙跟

急急走来快快行
行一步又回到自家的门
怀里掏钥匙开开门
双扇扇门子双手手开
我把那亲的哥哥哥哥让进了门
扭回身来关上两扇门
进门来与哥哥打下座

二老子今天站的吧

咱两人叨歇两句知心心的话

呸 扑你妈屄的远远地

乌木的筷子黑又黑
亲的哥哥你不来想的妹妹哭
亲的哥哥你不来想的妹妹哭

白面本是麦子磨
一枝花你不必瞒二老子我
酸甜苦辣我都尝过

搂肚肚来烟口袋
哪宗宗哪件件妹妹俺们哄你来
哪宗宗哪件件妹妹俺们哄你来

搂肚肚烟口袋是你给我做
十九上等你到如今二十一
一出出等了你二年还出

自从跟哥哥相好上
时里刻里挂在妹妹的心上
时里刻里把你挂在妹妹的心上

既然你把我挂在你心上
为什么叫别人一天在你家
为什么叫后生们一天在你家

哥哥你讲话好奇怪
你看见妹妹跟谁来
你给俺们指名道姓说出来

适才在大街听人们讲
人人都说直扑鬼到了你家
人人都说直扑鬼到了你家

你说的妹妹我倒了运
爱见他直扑鬼哪一宗宗
俺们就待见你二黄风

害怕你一时起哄了你的心
没主意办下那些垒堆事情
没主意办下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论他的身子三尺长
想花他的钱儿他还没啦
他还的妹妹俺们倒贴上他
能倒贴你也不倒贴他

害怕你一时发起瘾
有两包金丹做甚也行
给你两包金丹甚也能行

马莲开花路边长
露水的夫妻不久长
露水的夫妻不久长

玉茭子开花一撮毛
咱二人的朋友拉就倒
咱二人从这里拉就倒

你说拉倒就拉倒
那一个不比你二黄风好
那一个不比你二黄风好

不是你二黄风夸海口
用不了三天为朋友
为上的朋友比你油

不是一枝花夸海口
用不了一天为朋友
为上的朋友比你油

就是你的那那逑事
问一问那一后生待见你

拿上一枝花这眉眼
那一怀后生不待见
那一怀后生不待见

一枝花跟我绝了情
登足摆手出她的门
至死也不来你的门

叫人们看个吧 俺这后生人倒不大 脾气倒挺大

不要屄脸的东西 你妈屄

你们听见来没啦了 他卷我不要屄脸 他可要屄脸了 俺家跑的可紧了

踏住哥哥的肩膀膀
拉住亲哥哥的手
亲的哥哥可不能走
你怎能舍得留下奴
妹妹和你说两句玩耍耍的话
你可不能气恼挂在心头
你可不能气恼挂在心心上
山药蛋开花结的是蛋蛋
小妹妹是亲哥哥的亲的儿蛋蛋
小妹妹是亲哥哥的亲的儿蛋蛋
马莲开花花结的是棒锤
小妹妹是亲哥哥的捣心锤锤
小妹妹是亲哥哥的捣心锤锤
牡丹开花花怒心心
小妹妹是亲哥哥的狗亲亲
小妹妹是亲哥哥的狗亲亲
豆角角开花花抽了筋
小妹妹离了哥哥一霎霎都不行
小妹妹离了哥哥一霎霎都不行
无花果开花花不见面
小妹妹身上就雪白细绵
叫一声新的哥哥绵一绵
石榴开花结个棒棒
想哥哥想的妹妹上不了坑
想哥哥想的妹妹上不了坑
芝麻开花花节节高
哪一个也比不了亲的哥哥好
哪一个也比不了亲的哥哥好
玻璃开花里外明
映见了哥哥的眉眼映不见哥哥的心
看看你狠心不狠心
一疙瘩白布染成一块蓝
你看我们为朋友难呀不难
你看我们为朋友难呀不难
人人都说为朋友好
谁害的心病谁知道
谁害的心病谁知道
好话说了千千万
不见亲哥哥的笑脸脸
扭回身来看上我们一眼
你今天出了妹妹的门
我与你寻死上吊喝砒霜
我看你心疼不心疼

老虎不吃回头食
二黄风就害怕女人们哭
一哭就哭的我心软了
人家娃娃一句一个亲的哥哥
一碗冷水浇熄了我的糜瓤瓤火
哥哥跟你本是句逗笑笑的话
就把你亲的妹妹得罪下
叫一声妹妹饶了我吧
妹妹你不必泪淋淋
哥哥离了你实实地不能行
叫妹妹你给哥哥露些笑容容

葱儿绿来辣椒辛
知道你离了妹妹不能行
你要走妹妹给你开开门
二人玩耍多一阵
手拉手儿牙床上
咱二人点上闷灯把洋烟熏

我的名儿叫直朴
家住在太谷城这里那里那里这里
照直进的拐转往北 弯回来往东
上了坡坡下了坡坡 猪圈后头茅子前头 西南旮旯里
俺家住在一个倒回坡坡里
日每起来没做的
我给人家财主家掏茅子
外号人们唤我茅芽子
直朴我今年三十出
找到不下对象心里着急
黑夜里睡觉没啦一个圪搂搂的
一个人给我说媒来
说下的年纪都在七八十
直扑我不要棺材瓤子
那一天我从胡同巷里过
看见一枝花是个好货
可惜没啦从我直扑手里过
我从一枝花面前过
一枝花唤了我声直扑哥哥
害的我茶不思来饭也不想吃
清晨起来把饭用
一枝花家里串串门
一枝花家里串门门
好金丹拿了百十颗
我要跟一枝花高兴高兴
一心想跟您一枝花高兴高兴
怀里又揣上酒瓶瓶
我要和一枝花喝两盅
三毛钱买了疙瘩洋手巾
除了跑黑道概不顶用
除了办那活计概不顶用
撩衣迈步出了门门
扭回身来不用关门
有俺的门神土地看守门门
丢了别余的不怕甚
不要丢了猴儿头和闷灯
丢了这些东西害的我发瘾
迈开大步往前行
行一步就来到大街中
大街上人多闹洪洪
直扑我在街上听了一顿
人们说二黄风去了一枝花门
人们说二黄风去了一枝花门
迈开大步往前行
行不觉来在一枝花的门
行不觉来到她的家门
抬起头来用目睁
街门关的铁筒筒
大白天关的街门为何情
前思后想我主意定
站在门外听一听
听一听好家里有甚动静

二黄风这里把话明
叫一声亲的妹妹你要听
再不要让直扑鬼到你家中

再见那直扑鬼来俺家中
撵那那死人一溜西风
拿上切菜刀赶出家

直扑在这里听地真
家里说话的两个人
二黄风在里面总有七八成
越思越想越气人
一脚踢开两扇门
果然就是二黄风
怪不得亲爹倒了运
谁叫你们一搭里说拍人

老大你是明白人
我俩人没啦说别人
我俩人没啦说别人

既然没啦说拍人
你们两个疙搂搂地那时做就甚
你们两个疙搂搂地那时做就甚
一把手拉住二黄风
村长断断刚这事情
非打官司不能行

一来咱们是一村的人
二来又是小弟兄

既然咱们是小弟兄
你吃油食不让人
一枝花让给我行不行

老大你是明白人
谁吃油食让别人
一枝花让给你那可不行

既然这事不让人
操了你二黄风的活祖宗
操了你二黄风的活祖宗

老大你不要耍威风
二老子不是让人的人
老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既然此事不让人
怀里掏出六轮轮
一枪揭了你的顶门心

二黄风一见事不妙
撩衣迈步往回跑
撩衣迈步往回跑

二黄风上了我的当
用计日捣地害怕了怕
日捣地二曲风往外跑
叫一声一枝花不要害怕
这不是六轮轮是笤帚把把
吓的他小杂种害了怕
一包包金丹一包包灰
你跟直扑哥哥美一美
来跟直扑哥哥美一美
怀里掏出酒瓶瓶
来跟直扑哥哥喝两盅
喝完喝咱两个高兴高兴

一枝花妹妹把话明
叫一声直扑哥哥你要听
再叫声直扑哥哥你要听
你到门外疙瞀圪瞀人
没人了咱二人再把洋烟熏
没人了咱二人再把洋烟熏

撩衣迈步出了门

走上前来关上门
再叫你死绝的谋算人

一枝花娃娃真是坏
把我推的门儿外
把我推到门儿外
我有心上前捣街门
她家男人在衙门
她男人不是省油的灯
劝众位有了钱办正经
千万不要串门门
千万不要谋算人
我说此话你们不信
直扑就是一个比比中
从今后封掉要改邪归正

作者: 辛德林记

QQ 10543849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