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谷县北洸乡曹庄村 北洸村关帝庙娘娘庙民居古建

早晨不到些9点出发,先来到东观佳佳利超市,起初想买点饼子,没找到,出门时问硬盒长白山,无。向前不远,也是路北,有家店标示着名优卷烟零售,以为是专卖香烟,品种齐全,进去看,也不过是个超市附带个小烟柜,同样没有硬盒长白山。所以想买,也不过一时兴起。本身我以前只喜欢过一种烟,就是硬中华,但这不现在金融危机嘛。

过了公路上空三多堂招牌,今天决定从康宝西边进入,所以看到拐口就进入,结果失败,这路又拐回到了108公路。然后还是按原先老路到了康宝。

山西省太谷县康宝生物单采血浆有限公司 单采血浆现场图片2012-07-02 10.30.45

今天体检简单,没让我休息。进入采浆室,本以为今天我还早些,会多些人,结果今天越没人,统共两人在床上抽血浆,其中一人还是这的工作人员。抽浆中无聊,还小睡会。临走时问年轻女护士,我腿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有说需要到些地方清理消毒一下。其实我是想搞明白,为何这儿就感染,其它地方就不。最后拿上200元补偿款走人。

这次出去沿着西边的土路走,结果就到了曹庄村。这个村里好多的房子都是尖顶,而且路边种着好多行道树,绿化不错。村民们好自觉,房子高时,大门前的坡不朝向街上而是与院墙平行,不向我以前见到的一处,街门前的坡甚至占了一半的路面。曹庄村古建筑很少,旧式民居都没几处,倒是村外有个寺庙遗址,但早已经烂得不能再烂,完全看不出是个寺庙。村里村委大队里有处戏台,不过也是建国后的产物。我看烂寺庙时,一男人还专门过来向我问问西,好是心烦,倒像个查户口的。据他说,曹庄之曹与曹家大院之曹不相干。

从曹庄村西出来,左绕右拐,碰到一处流点水的水管,喝些水吃了些火腿鸡蛋休息了会,后来再走碰到两只小狗,我叫了几声,就跟上了我,于是我就喂了点火腿,结果这可糟了,两只小黑狗一直跟着我跑,我只好骑快了跑,两狗就可怜地边叫边追。就这都跟了我好远,我好担心他们找不到回家的路。才明白,小狗原来不认生只认吃。

过了108就来到北洸乡之北洸村,三多堂所在地。先与一等车的男人小聊了会,他说,其实把山西这这些大院全部迁到一处效果才好,又说这些古建维护很费钱。在三多堂正门口居然看到木制柱础,很是另类。不知是古代常有此设计,还是后来的重修。做的倒是挺精致,像个瓜一样,一块块拼起来。又发现了墙也能造假,做的还挺像。与两个老汉闲聊了会,一个80岁,一个长胡子,但感觉一个说话都不清晰,一个说话很主观,没什么价值。80老汉把伪军叫成二日本,说是他们比日本人都赖。长胡子先生说他留胡子有四五年(现在好像65),胡子就像杂草丛,花白花白,还说他这胡子就是最长了,关公的其实没有那么长。

在北洸村中四处逛了很久很久,得出一个结论:这村里保存下来的古代建筑真叫个多。这都是拆了很多,说明以前更多。村里现在现存的寺庙有关帝庙、娘娘庙(真武庙)。据说在三多堂前还有两片牌楼,都没了。

进一处保存完好的牌楼街4号民居看看,门口80岁老奶奶允许进入,里面的女主人看来虽不喜但也未反对。80岁老太太讲,里面以前被信用社占过,信用社的小伙拿锤子砸掉了石狮。

今天我才明白,原来房子门前门枕石上的石狮,并非被人偷去,而是文革中破四旧破掉了。起先我就纳闷,那东西如何割去。再有,文革好像只是拆除些“封建”的物件,如石狮、兽,而并不拆除古建筑。当时人们拆除古建筑,好像只是为了获得建筑材料好盖房。这也可从被政府占用的古建未被拆除上得到印证。在北洸村走一遭,可以看到大量的疑似从古建筑上拆下的石块,一些就在门旁摆放,一些则用作了大门。

新电池没电,换原装电池。搞不清楚为何三星S5570老是自动关机。

回来路过东观,买了一瓶润滑剂13元。

洸guāng:水波动荡闪光;威武的样子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太谷县北洸乡曹庄村 北洸村关帝庙娘娘庙民居古建》有一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