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中祁太秧歌算账剧本唱词 地方戏曲看祁县太谷方言

《算账》中 ,主人公张三经商八年回家 ,见家境穷困 ,怀疑妻子浪费银钱 ,与妻子算账 ,妻子将收支核算无误 ,丈夫终于得知这些年来妻子勤俭节约 ,艰苦度日 ,于是向妻子认错 ,夫妻和好。(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0 Vol. 04 9-15 )

从地方戏曲祁太秧歌中,能够看到些有趣的当地方言用字!有如,眊(字典无看的意思,不知是否正确用法)、玉茭棒子、门插插、火炉炉、一身身衣裳、笑煞人、捣歇、这旮、脯子头、屙尿、磕打etc.
在百度贴吧路找到,疑似网络首发,但无ID仅IP,不知来源何处。

太谷秧歌《算账》全本戏剧本
发布者:124.165.18.* 2008-10-12 06:10 来源:百度太谷秧歌贴吧

算   账
人物:张三【须生】   刘英芳【青衣】

【小开,青衣上,出场】
刘白:儿父在外面,叫人挂心间。
      奴,刘氏英芳,自幼儿许配张三为妻,是他出外走了整整八年未曾回还,思想起来好不愁闷人也。【二五锤起板】
唱:
1、刘英芳坐牙床自思自想,思想起奴的丈夫他常在外边。
2、出外的人儿他把那良心坏尽,一出出他出外走了有整整八年。
3、昨夜晚三更天我得了一梦,【数板】
梦亲人到奴家,二人抬的一木箱,木箱搁在奴的地上,
耳听得那木箱里边说了话,打开木箱眊一眊它,
【快】口中有口无有牙,梦醒来我浑身发抖心儿里害怕。
4、昨夜晚点灯灯花花爆,
灯花花爆来喜鹊鹊喳,古人说话无有差,
不是哥儿兄弟俺的娘,就是亲戚朋友来眊咱,
想必是奴的丈夫他发财转回家园。
5、将身儿打坐在草床以上,等一等是何人儿来到奴家。【拖下来,披头则回场,下】

【催马张三上场】
    催-催-催——-马——
唱:1、人在外边心在家,【数板】
        人在外边心在家,家留我的妻儿一枝花,我有心回家探望她,柜上的事儿忙顾不上回家,我今天回家中探望探望她。
2、张三我在马上自思自想,【数板】
   想当年家贫单,财产土地咱没啦,天旱不把雨来下,
地里不把粮食打, 一无神呀二无庙难以养家。
3、又多亏我的妻儿恩情太大,【数板】
   多亏我的妻儿恩情太大,我妻去到她娘家,求物件借银两,
有了盘费离了她的家,我张三发财回家去探望探望她。
4、初三起身到十八,【数板】
   初三起身到十八,路儿上走了有半个月,观山景游平川,
马儿不走就鞭子打, 恨不得一步蹬回家园。
5、猛然间抬头又来观望,【数板】
   抬起头用目睁,远远地看见自己的村,离鞍踢蹬下马身,
双脚落在地流平,打一打身上的尘土再把村进。
6、手拉马儿把村进,【数板】
   手拉马儿把村进,行不觉来在村当中,见了老者打一躬, 少年娃娃认不清,【快】拐弯弯再往东,行不觉来在自己的门,手儿里我把门环环打,叫了一声我的妻儿一枝花,
叫一声我的妻儿快来开门。【慢,拖】

女:正在家中纺棉花,【数板】
    正在家中纺棉花,耳听的门儿外边门环环响,乒乒乒乓乓乓打了三下又两下,口儿里不住的叫奴家,
口儿里叫的还是一枝花,推转纺车搁下花,
    来奴家出去眊一眊他,走上前把门插插儿拉,
但不知何人来眊咱,整一整衣襟定一定心,
出言来问了一声抠门门的人,问一声呀抠门的人儿你是何人。

男:【笑,哈哈哈】张三我在门外笑哈哈,【数板】
    张三我在门外笑哈哈,叫了一声我的妻儿一枝花,
丈夫多年未回家,你连丈夫的声音都听不下,
我本是丈夫发财转回家园。【家具:以才以仓仓-】

女:一听是奴的丈夫他发财回家,【数板】
    一听丈夫转回家,不由奴家乐开花,丈夫你在门外,
妻儿奴家不明白,丈夫你叫奴家来,妻儿慢慢把门开,
这才是丈夫一去七八年,好像走了几十年,
有为妻在咱家里谢天又谢地,哎一呀呀,妻儿奴家与你开门。
女:  走上了前来开门观看,【数板】
      抬起头用目观,果然是奴的丈夫转回家,
手儿里拉的一匹马,身上穿的件件好衣裳,
行李搭在马背上,就好像就好像一个员外家,
刘氏女我在门外谢谢天,天爷爷呀奴的那个丈夫呀,
我看你呀齐齐整整整整齐齐,发财踊跃踊跃发财转回家,高兴煞个奴家。
女:  咱夫妻门儿外难讲话,
      来来来随为妻回咱的家,咱夫妻坐的咱家热炕炕上,
有什么的知心话儿慢慢儿地捣歇。

男:  张三我拉马把门进,
      张三拉马把门进,【女】刘氏女随后紧相跟,
      进大门把二门进,马儿拴在槽头上,
【女】马鞭鞭为妻挂在咱家的门环环上。
男:  张三我这里把话明,
      叫妻儿到这旮,【女】唤的为妻做什么,
【男】抬衣箱抬衣包,洋钱包儿手中拿,
      【合】一宗宗一件件搁在咱家的床上。

女:  顺手儿奴把掇掸掸拿,
      叫丈夫站这旮,为妻帮你把土来打,前面掇来后面打,
将丈夫掸成一个土渣渣,奴看你呀土眉土眼,
概没啦个人模人样,妻儿奴家与你擦过。
女:  进门来与丈夫把座来打,
男:  张三我坐在咱家的椅子以上,
女: 出言来把丈夫问了一声,用什么的好茶好饭妻儿我与你做成。
男:  张三我这里把话明,
      张三我这里把话明,再叫我妻你要听,丈夫一路觉了渴,美酒肉食我用不下,你与丈夫年年儿地打来一杯清茶。
女:  一听是丈夫他要喝清茶,将茶壶我坐在咱家的火炉炉以上。
      急慌忙奴把茶碗碗拿,咱家无有三合茶,
棍棍茶香片无味大叶茶,这些茶咱更没啦,
      与丈夫加了两朵玫瑰花,等一等茶壶滚了奴把清茶泼上。
      等死了等死茶壶不滚,火眼眼里塞了一个玉茭茭棒子。
男:  张三我这里怒气生,
      张三我这里怒气生,骂声刘氏你狗贱人,叫你打茶你不打,
      胡迷日鬼你做什么,你今天想把老子活活地熏煞。
女:  叫丈夫你不必把妻埋怨,
      你不知咱的家一无煤来二无碳,火儿不着扇子扇,
      千慢慢把为妻我活熏煞,你不知道妇道人家实实儿地可怜。
男:  狗贱人句句讲的是偏偏有理,
      那一年王掌柜转回家,捎回铜钱整两吊,银子捎回整三两,
      捎回来叫你零星花,你把这些银子钱儿做了些什么。
      桌子上我把算盘盘拿,【杵儿】我这里打你那里说,
桩桩件件都说上, 三老子今天回来要与你算账。
 
女:怎么说————–【才———】
    我好苦—–命,苦命苦命苦命苦命苦命那,
  1、  一听是奴的丈夫他—–与奴算账,【家具慢】
   捣脯则气煞奴家,两眼止不住泪汪汪,天呀地呀爹呀妈呀,
狠心的丈夫他,【鼓】哎呀呀苦命煞的奴家。【家具慢】
  2、 叫丈夫你莫要把那算盘盘拿,
     有为妻的口瓜瓜,口儿里说来心儿里想,
一桩桩一件件妻儿奴与你细想。
  3、一吊钱儿扯了一块大红粗布,
     八月里秋风凉,母子二人我无有衣裳,
   奴为咱的小小的娃娃 做了身身衣裳。
  4、五百钱儿称了二斤半棉花,
   数九天实在是冷,母子们穿的都是单衣襟,冻得为妻不能做活,
   冻得冤家吵他妈,奴为咱的小小冤家絮了身身棉衣。
  5、三百钱儿买了一枝绒线花,
【男:绒线花绒线花,有什么的心思你戴什么的花。】
   绒线花儿奴爱它,但等丈夫你转回家,丈夫哪夜你转回家,
奴把那花儿戴头上,为妻奴家戴上它也要排场排场。
  6、那一天二大娘她到咱的家,
   七七七来八八八,七七八八老是说,
说的为妻心软了我借给了她一百。
  7、那一天正在家中纺棉花,
   有人说各个家,说是乡政府来催粮,
九十五个现成钱儿纳了咱的册粮。
  8、三个钱儿买了一个皮老虎,
   三个钱儿买了一个皮老虎,两个钱儿买了一个皮娃娃,
   【男:皮老虎泥娃娃,你买的这些做什么】
  说国你的好大大,闹得为妻不能纺棉花,皮老虎泥娃娃,
将它们放在咱家洋床上,买的这些人人马马我哄了你的猴大。
9、两吊铜钱为妻说了个一字不差,
三两白银还在咱家柜板板上放的
男:两吊铜钱说了个一字不差,我的妻儿下厨房将饭做成。
女:1、算罢了清帐你又要用饭,又两句苦言苦语细对丈夫你明。
    2、丈夫你坐在一旁冷冷静静的听,【数板】
    丈夫你坐在一旁冷冷静静的听,听为妻把苦言苦语细对你明,
    一十六岁的刘英环进了你家的门,咱夫妻有说有笑恩爱情深,
    为只为咱的这个家,叫丈夫你出去找点营生来干,
    那时候咱的家,穷的是要甚甚也没啦,无奈何奴求娘家,
    借来了那首饰还有那银两,叫丈夫你路儿上去做盘缠,
    家留下为妻和咱的娃娃,那时候咱娃娃才两个月,
    为妻奴家青春才一十八,打发的你那强盗离开咱的家,
    家留下为妻和咱的娃娃,八年来你在外享尽了清福,
有为妻在咱家里受尽了委屈,八年来你在外打的是麻将,
    有为妻在咱的家里织布又纺花,八年来你吃的是那猪羊肉,
有为妻在咱的家里啃的一个窝窝头,八年来你绫罗绸缎你穿不下,
    为妻穿的粗布衣跌的那棉花,八年来你在外好像是员外,
    有为妻在咱的家里好像一个叫花,再说个咱家的那个娃娃,
    一时时她哄不下就直是个叫喊,奴有心将她来打【咚】
    从小小惯下的那娇养的娃娃,娃娃屙下尿下无有办法,
      为妻奴家两只手把那屎来抓,寻破布儿咱家没啦,
      咱家里穷的没啦疙瘩烂棉花,为丈夫头上帕儿烂,
      为丈夫身穿的那补丁裳,为丈夫东邻西舍借米面,
      为丈夫脚穿的绣鞋露的那脚尖,奴有心另改嫁【咚】
      家留不下恩爱的夫妻丈夫你呀,罢罢罢狠心的丈夫呀,
你叫为妻在你的家里活活儿地守寡,今日把你来盼明日把你来想,
      盼丈夫想丈夫你该也不回来,好用那你今天转回家,
      为妻奴家跟上你要享荣华,进门来就问你吃和喝,
      不吃饭人家你要喝清茶,一杯清茶未打下,
      你等起架子要算账,算得对了不用说,
    算得错了定要打,尘世上再无有你这忘恩无义贼无良心的贼,
      贼———-丧尽你的天良。
      再等你三番二年不转回家,
      三番二年不回家,为妻我早把主意来拿,
      将这罗裙反穿上,寻死卖活死了她,
      管保你这一辈子见不上个你妈。
 
男:  千错了万错是我的错,【慢】
      千错了万错是我的错,回家来不该与人家把账算,
      叫我妻不要哭,听丈夫把出外的事儿对你说,
      自从丈夫离开咱的家,路儿上遇了一个好东家,
      银子另给我一万两,他叫我四路里当买客,
      倒转手集粮油,我去到北路里把风险冒,
      粮油珠麻都涨价,四路里的粮食集清单,
      赶上那年雨水缺,各样的粮食都涨价,
      三年头上算了一账,一股股批给我七千两,【快】
      三千两银子存柜上,四千两银子带回咱的家,
      回家来与妻儿来商量,拆了咱的旧房盖新房,
      谁不说我张三有多爱家。
      我的妻想穿什么好衣裳,
      我妻你想穿什么好衣裳,绫罗绸缎由你来拣,
      我妻你戴什么的好花花,两鬓里买了两个鬓卡卡,
      大合碌碌轿车车车马,我的妻儿坐上我跟上,
      金戒指银手镯,金丝儿戴在我妻胳膊上,
      我的妻儿戴上也好排场排场。
女:【快】不用你花言巧语瞒哄奴家,二日天明奴要和你拆散人家。
男:【慢】我的妻儿你不必拆散人家,
      你改嫁方才罢,留下咱的娃娃要找后妈,
      娶个贤良妻方才罢,不贤良的妻儿要磕打咱的娃,【咚】
      自古常言讲得好,猪皮贴不到羊身上,
      你不念本丈夫我也该念咱的娃娃。
      好话儿说了有千千万,
      好话儿说了有千千万,不见我妻笑开颜,
      叫妻儿笑了吧,【女】你妈不笑你又敢咋,
      你不笑我拳头打,【女】胆大的强盗打你妈,
      不敢打心害怕,人家的理由吓住了咱,
      为男子惹不起妇道人家,只得我上前把她求说,
      走上前施一礼,叫声我妻饶了吧,【女:不饶】
      你要是不饶了我就与你跪下。
女:  你给奴跪下奴家不饶,
      脚尖尖上把头磕,唤奴家三声嫩妈妈,
      【男:我不会你要咋?】
      二日天明到娘家,奴要和你这无义的强盗拆散你的人家。
男:  我的妻儿让我唤她嫩妈妈,
      我有心不唤他嫩妈妈,这件事儿难住咱,
      走上前跪流平,然后叫她三声妈,无奈何叫了一声嫩妈妈,
     女: 哎    男:妈   女:哎    男:妈    女:哎 
     男:妈妈妈妈妈妈妈    女:唉唉哎哎哎哎
男:妈妈妈     女:哎哎哎     男:妈妈妈      女:哎哎哎
【 同时:】男:妈——-        女:哎——-
  男: 哎呀呀,闹好了亲妈。
   女:咱夫妻争吵有多半天,
       叫丈夫听我言,为妻急忙忙下厨房,洋白面切疙瘩,
大米小米两个样样,肉蛋蛋的扁食丈夫吃上一顿。
男:  张三我这里把话明,
      张三我这里把话明,再叫众位你们听,
      娶妻要娶这样的妻,保管你们过两天好日子,
      娶妻要娶这样的人,保管你们过两天好光景,
      娶妻要娶贤良的妻,不贤良的妻儿要拆散人家,
      不贤良的妻儿定要拆散这家。  【披头则,回场】

作者: 辛德林记

QQ 10543849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