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偿献血者应不应该无偿用血?

首先,临床用血是只支付血液的采集、储存、分离、检验等费用,而没有血液本身的费用,即使用血者没有献过血,血液本身也是无偿提供的。但国家同时规定了“无偿献血者临床需要用血时,免交前款规定的费用;无偿献血者的配偶和直系亲属临床需要用血时,可以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规定免交或者减交前款规定的费用。”

但事实上,现实中由于各种困难与麻烦,无偿献血者及其亲属临床用血时,很难享受到这种献血法规定的减免。于是很多人因此抱怨中国“无偿献血却有偿用血”。

但无偿献血是否就应该有偿用血?

无偿献血者之所以去无偿献血,就是因为感觉无偿地献血是高尚的、光荣的,去无偿献血也就同样不为了任何物质利益。但为何就要求用血时应该无偿呢?血液本身对任何人本来就无偿,有偿的是“采集、储存、分离、检验等费用”,无偿献血者是否就应该免于这些费用呢?如果无偿献血者免除了这些费用,就相当于献血时获取了“采集、储存、分离、检验等费用”作为回报,那他们还是在“无偿”献血吗?

可以想见,无偿献血者免除的制备血液费用、以及血站的纪念品、宣传费用都会增加到临床用血的成本当中。当无偿献血者被免除了制备血液费用,这些钱势必需要一些人来买单,谁买呢?只能是用血者。这些用血者就不光要支付自己用血的制备费用,也要支付无偿献血者用血的制备费用。

那么这些用血者是否有义务为无偿献血者所用血液的制备成本买单?无偿献血者既然已经戴了“无偿的”这种光荣的高帽,并且获得了道德和心理上的优越感学,是否还有资格获得这种免除制备血液费用的补偿?

就我的看法,要高尚地无偿献血,就要真正地无偿,所谓的减免临床费用,实质上也是一种有偿献血。国家法律规定减免,只是想鼓励人们无偿献血,但人们以用血有偿来攻击无偿献血,只能说,他们并非真正地在无偿地献血,或者就是他们并不明白,他们即便无偿献了血,制备临床用血还是要花钱的。

举个例子:如果每个人都无偿地献了一次血,然后都进行了一次用血,用血时都被免除了“血液的采集、储存、分离、检验等费用”,那么,谁来为这些费用买单?政府?

再比如,一个人在医院事先抽血,为了以后自己需要输血时备用,将来他输血时,是否应该支付“血液的采集、储存、分离、检验等费用”?从这,更能看出无偿献血=无偿用血的荒唐性。

————————

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规定:
公民临床用血时只交付用于血液的采集、储存、分离、检验等费用。 无偿献血者临床需要用血时,免交前款规定的费用;无偿献血者的配偶和直系亲属临床需要用血时,可以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规定免交或者减交前款规定的费用。

上海市(红十字)血液中心临床用血价格标准:全血一个单位/袋血站供应价220元,临床用血价格标准240元 (一个单位是指200毫升全血或由200毫升全血制备的成分血)

 

无偿献血者手术用血遭卡壳 血站要“互助献血”
2012年05月03日10:30中国广播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我义务献血来没想过得到什么回报,因为毕竟血液还可以再生,我内心感觉的就是自豪,因为我可以为需要的人尽微薄之力。可是这件事深深的伤害了我的感情。”说这话的是河北唐山的许先生,他11年来无偿献血千余毫升,按照国家和地方献血的相关规定,本应享受终身免费用血,可当自己手术需要用血报批时,却遭遇血站“卡壳”。

血站要求家属必须进行互助献血才予以批准用血,如此经历让许先生心寒。据有关媒体报道,为缓解血荒,互助献血有渐成气候之势,无偿献血者被承诺的优待用血,比如能享受终身免费用血、直系亲属按献血量等量免费用血等这些优惠政策时,却总会遭遇尴尬。

作者: 辛德林记

QQ 10543849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