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摩托其人其事:2020年被袁越拉黑后耿耿于怀写长文排遣郁闷

2020.2.9 下午,我突然发现我被土摩托微博(来自民间的叛逆68 https://weibo.com/u/7276527750)拉黑了,无法转评赞,还好其被全网封杀后就不加V了,不会让我全站禁评。有一点微博倒比推特先进,脑残的推特,拉黑后不仅不可评论,连对方推特内容也不可见了。

一直以来,对方舟子与土摩托我都非常支持,是我坚持长期看他们文字的唯二的人。但自2019年以来,方舟子完全暴露了其反华恨国党的精神内核,让我对其深恶痛绝,其变成凡中国的就要喷,反正想喷任何事都能找到喷点。而后,我发现,土摩托跟方舟子在这方面其实也很相似,只是大概其迫于形势,不敢像远遁美国的方舟子在推特上放飞自我,毕竟现在主业还是在中国写文出书。为什么说其相似,在2019年国庆阅兵时候,2019-10-2 11:33 他微博转发了篇老文章《崔卫平:迷人的谎言》(2011-08-01 原文: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665-1.html)并配文“不知道后人会如何评价张艺谋?” https://weibo.com/7276527750

崔卫平此文是写被称为希特勒御用导演的莱妮·瑞芬斯塔尔(Leni Riefenstahl)。“她最著名的电影作品有纳粹宣传片《意志的胜利》和记录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奥林匹亚》,被认为是代表法西斯美学的经典作品。” 百度搜索,也能找到把张艺谋与莱妮·瑞芬斯塔尔相比的文章。2019.10.1 晚上国庆70周年联欢活动总导演即是张艺谋,土摩托第二天即转评提到张艺谋,显然其是认为张艺谋即如为纳粹稿宣传、崇尚极权主义美学的莱妮·瑞芬斯塔尔。现在这么说张艺谋,倒不像是在说张,而是在说张所宣传的对象。如此足见土摩托的厉害,尽管已是被全网封杀后转世重生号,犹自很有风骨。这跟黑客帝国中的锡安反抗者一般,一个社会总会有少量的反抗者,这是无论怎么禁或封杀都消灭不完的——越封杀反而越激发一些人反抗。而土摩托,即是此类傲骨中的翘楚。

王晓渔:张艺谋为什么喜欢玩“清纯”的政治学
剑门碧玉 2010.10.31 15:48
按照常规,张艺谋已经与莱妮·瑞芬斯塔尔并肩,在电影史上占据一席之地
一个在《英雄》里盛赞暴君的导演,
http://m.kdnet.net/share-6527241.html

崔卫平:致赵越胜兄
崔卫平:极权主义美学
青鳥 2012.03.17 23:23 转帖发表在 文化散论
赵越胜 :昨天正想给你写几句话,就鬼使神差地读到你的文章《迷人的谎言》,莱妮·瑞芬斯塔尔是个病例,这个病我称之为“暴政暴露癖”,张艺谋也可算一个小小病例,只是他缺乏莱妮的天赋才气,却更多奴颜媚骨,所以较之莱妮,他病得猥琐。他借秦始皇来谄媚当局的片子,你已经批判过了。
崔卫平:越胜兄提到张艺谋,为暴君辩护的《英雄》是他的病灶,而他美学上的堕落,更体现在他已经变成一个装修匠、糊裱匠和漆匠,变成一个形象工程师,弄一些鸡血、狗血洒到这个世界上,说那就是美。他的电影越拍越像“明信片”,去年这部《山楂树》,空洞苍白,回避任何真实生活中那些硬碰硬的东西,反而用一层虚幻的玫瑰色,将它们包扎起来。许多年他一直在做的《印象系列》(印象·西湖、印象·丽江、印象·海南岛、印象·大红袍),目的就在于将眼前的东西刨得光滑,只有光滑不起皱纹才能进入他们的眼帘。真是难以想象摄影师出身的张艺谋本人,是如何接受这种东西的?难道他也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建立起恰当的美学眼光?
如果说有什么极权主义美学,那么这就是。为什么需要整齐划一、为什么热衷于步调一致?那是需要扼杀一切来自oneself方向上的东西,拒绝和抹杀来自人们自身或事物自身内部的东西,认为所有这些不是顺着权威手指方向看过去的东西,没有被他们命名或者吸纳的东西,处于他们之外的东西,就都是噪音和杂音,是前来挑衅的,或者是低级和低贱的。为了达到这种表面的光滑效果,什么造假都可以。很难说–是这种不道德的美学,帮助制造了极权主义体系;还是这种体系之下,才会产生这种恶劣的美学?但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这种体系十分依赖于这种美学,它对于艺术的依赖,超过了任何一种体系。 2011年11月24日 崔卫平
http://m.kdnet.net/share-8192776.html
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360.html

早在2019.8.20我就被方舟子推特拉黑了,起因于台湾主持说我们吃不起榨菜后,涪陵榨菜厂即给台湾寄去榨菜,方舟子称其为玻璃心。我评论方舟子蠢地连个借势营销都看不出。这次拉黑倒没什么,本来我早就看不惯它了,只是之后再看其推特,还得专门在未登录状态——所以说推特设计太蠢。但这次土摩托拉黑我,让我甚是耿耿于怀。我几次评论感觉并未触犯他什么啊。通过查找微博评论,能找到我最近对其微博的两条评论。我还是不明白为何要拉黑,如果说5日的一条,可能是它觉得我是脑残的阴谋论者;1日的一条,可能它觉得武汉死亡率高是因为封城导致的医疗资源紧缺,我说的原因只归结为医疗资源紧缺不直指封城故而不对所以拉黑。又或者是我之后还评论过,只是被其删除+拉黑了,但看其它微博我似乎都没评论过,亦未见我微博转发。现在再想,似乎最可能的原因,倒不在于我的评论触犯土龙颜,而是它看到了我在微博转发和方舟子推特中,多次破口大骂,被其看方推文时偶然看到,就顺手拉黑了。

来自民间的叛逆68
2月5日 01:07 来自 微博 weibo.com
当老六举着那碗从肠子里捞出来带血的凉粉,向围观的大家哀嚎,证明自己真的只吃了一碗时,看客们热闹看完了,一脸漠然一哄而散,好像看了一场戏一样。散场了,看客继续找下一场热闹。
《西西弗评论: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 谈谈对武汉病毒所的实名举报》
https://weibo.com/7276527750/IsHILzYtI
我的评论:这篇文章第一篇幅的辩解法很没水准,阴谋论现在指向的两个对象,一个美帝,一个武汉病毒研究所,这篇文章不过是让信后者的信前者,把内部矛盾变外部矛盾

来自民间的叛逆68
2月1日 13:50 来自 微博 weibo.com
不说疑似,只说确诊。全国确诊11828例,死亡259例,死亡率2.2%,湖北省确诊7153例,死亡249例,死亡率3.5%。湖北以外地区,确诊4675例,死亡10例,死亡率0.2%,大家好好想想这是怎么回事。 ​​​​
https://weibo.com/7276527750/Isb0z8WAi
我的评论:湖北外的确诊被像大熊猫般对待不计成本地最佳医疗资源救治。湖北也想啊可有心无力。总而言之,影响因素太多,归因于瞒报肯定不科学。

可能被土摩托看到因此拉黑我的我的骂方评论:

  • 方贼为了反华科学也不要了,要求的是所有人戴口罩,病人也要戴,病人戴了,飞沫没了,感染个毛线。为了阻断病毒传播,需要病人戴口罩,无法准确区分谁是病人健康人,只能一刀切谁也戴,好过到处传播。
  • 咋方脑残跟土摩托都转这不靠谱文,这文章至多是把阴谋论对象从武汉病毒所变成了美帝,有个五毛钱区别?
  • TMD,国内说来源美帝与武汉病毒所的都大有人在,方邪教主这就把国内人都视为一体啦,可前后矛盾土豪就在说病毒所嘛。哦,方式诡辩术可能就要用了,狡辩国内说病毒所的就是毛左,说美帝的不是毛左。
  • 一直在放屁,没看到人家说确诊就喷,看到说确诊就说交叉感染,要是强制单间隔离估计会说侵犯人权,方教主威武
  • 再不强力防控,就等着美帝带一干小弟对中国全面封锁让经济崩溃吧,当然方教主可能喜闻乐见此场面,所以鼓吹不要戴口罩,破坏阻断病毒传播的国家大计
  • 这个死马方,说病毒最终会跟流感一样消除时就批评让不要防控,政府隔离轻症怕传播就说是交叉感染。我想说TMD,就是真有交叉感染,难道先让自由活动感染正常人,感染地一发不可收拾,好证明方死民说的新冠会和流感一样无法根除?邪教主方舟子真该天诛地灭
  • 我看到一点颜宁说美国检测人员居然要签生死状,方是民不是一直嘲笑中国援助医生出发前还要签军令状之类,原来美国也这样玩?
  • 既然如此,美国为何还要禁止去过中国的人去美国?说不必戴口罩就听美国的,说不需要防控就不听美国的,真是方嘴两张皮,咋说都有理。国人要信了方是民,偏偏不戴口罩出行,导致大隔离阻断病毒传播计划受影响,方舟子就是千古罪人
  • 就跟现在一堆人纷纷跑出大骂中医药没一点用一样,纯属放狗屁。可以说,对于信中医的人来说,在民族传统文化百倍加持下,吃中药如今很有用,因为安慰剂效用。相反,对西医来说,还没特效药,这病目前本来就靠自制抵抗力,对于信中医的人,安慰剂效用就低很多了。

倒是因此查看其微博时,见他转发了李清晨的文章(我不喜欢这种煽情文章,他说一大堆,就为说明心理作用在战胜疾病时作用不大,主要还在医学治疗。我觉得这是纯粹是为了证明自己声援李医生的观点而不顾科学理性就张口就来),李文章显然在说李文亮医生之死,是医院或者更上级领导故意不全力救治使然,导致年仅34岁就因新冠肺炎感染而死亡,袁越转发显然是认同的。对此我很困惑,这些领导什么动机呢?就因为李文亮让它们的问题暴露、丢脸,故而杀人泄愤?听来有些幼稚。而且说的是新冠死亡绝大多数是老人,并非说死亡全部是老人。虽然我看到李年仅34就病死也感到震惊,但就全国而言,新冠1000多的死亡人数,肯定还有其它年轻人,难道都是医院或领导故意治死?为什么人们一看到年轻就觉得有阴谋?或许有人有内幕消息,但我也相信,绝大多数就是在搞阴谋论的玩法。

如今大疫之时网络上各种消息满天飞,李文亮身死后,网上流传其妻子付雪洁求助信,大意说是好像也感染了。但马上就被辟谣。这个所谓谣言为方舟子的脑残粉南坡小生所绝对保证是真的,我个人感觉也像真的。就是除夕那天微博上盛传的魔女小稀 的被辟谣的谣言,武汉某医院人来人往的走廊地上停三尸长时无人管,我也感觉像真的。但真真假假,早已无法分辨,无法辨别真伪信息也就丧失了意义——如果是假的你以它为论据或被它左右情绪,那不是荒唐吗?反正只要抱定了阴谋论,只要脑子好使,怎么也能说地通。比如医院三尸谣言,有人觉得为假的理由是,有关部门不会纵容传染源如此暴露于人群;但照样也以辩解,紧急状态,早就全乱了,什么不合常理也可能发生。如此,让我就想,面对如此纷繁芜杂难辨真假的消息,即如炒股的价值投资法,得统统把这些类似技术面的玩意全部忽略掉,只坚持相信长期向好的趋势——长期不向好那就全完蛋自也不必多想。

来自民间的叛逆68:从这条微信后面放出来的留言可以猜到,这个号的编辑是个脑残,他自己就相信那些脑残言论。在科学问题上,中国人大概率是脑残。我不会像这位编辑那样做事,所以我不会允许任何一条脑残留言存在,而决定你的留言是否脑残的唯一标准就是我,望周知。

来自民间的叛逆68
今天 00:04 来自 微博 weibo.com
其实现在的核心问题就是:新冠到底应该按照流感来治,还是按照非典来治。前者把重点放在治病上,尽量降低死亡率。后者把重点放在防疫上,尽量减少扩散。理想状态当然两者都重视,但现在似乎不太可能同时都做好。当然了,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

来自民间的叛逆68
2月10日 23:35 来自 微博 weibo.com
没有证据表明从武汉输出到外省的都是轻病患者,所以武汉的高致死率到底有多少是因为救治不及时而去世的呢?不知道疫情结束后有没有人认真研究一下这个问题。

李清晨 2月7日 05:00 一个求生欲很强,甚至着急打算在身体恢复后赶紧投入到医疗工作中的人,如果在关键时刻,没有接受恰当的治疗(比如在氧分压已经跌到41的时候,还不给上气管插管),他也将错失活命的良机。
https://weibo.com/2248207595/It26HdJta

来自民间的叛逆68
2月7日 01:17 来自 微博 weibo.com
死后还要被利用一把,服。

2月6日 20:36,土摩托转发阑夕配图微博,配文“逆行者”。这更让我困惑。查知原来阑夕配图,是一个国产摄影师仿照经典的披头士过马路照片拍的——我从未听过这个经典——是披头士最后一张专辑《艾比路》封面,之后披头士即解散。而阑夕配图与披头士照片方向是反的,有的评论说他们走回去了。我猜测,这张现在的照片可能寓意有三种:预示某国要解散、指某国在向左转、指某国走反了即又搞大运动。到底指什么我也搞不清楚,反正评论区非常兴奋雀跃,即某些人又高潮了。PS. 在土老师的大力推荐下,我现在倒很喜欢听迪伦,尤其那个嗓音很有感觉,至于各种大神推崇的如诗般歌词,我压根没关注过。

 

被土摩托袁越拉黑不爽,直到我网上发现,这家伙惯常拉黑人,甚至有错都死不悔改就是嘴硬,这才让我心里好受些,断定土摩托也是会犯错并且有错不改的——这对我很重要,毕竟我是个自卑的人,没有土摩托如此般顽固地自信永远正确。

土摩托于2019年发微博称科莫多龙因被当成中药材而被走私。但有云南曾颖和两栖爬行动物学硕士齐硕SnakeSeeker两人都指出其错误,称科莫多巨晰面临的走私威胁来自于宠物贸易,而不是做中药。可土摩托即把对方都拉黑,当时土摩托还是大V,即把他们都微博禁评三天。即便是土摩托用来作证的英文报道,其实也只是说科莫多被用来制作抗生素,而这自然与中医无关,中医可玩不了如此高大上,正如方舟子批评青蒿素与中医药无关。但土摩托仍旧在指责SnakeSeeker信口雌黄而非自认信口雌黄:“土摩托:右边这个认证是怎么来的?不懂可以去调查,这么信口雌黄的居然是个科普博主”
https://weibo.com/5173399462/HnLbdebEP
https://weibo.com/2024857661/HnTZhhoTA
https://weibo.com/6064752668/HnKSwDo2G
https://weibo.com/2645861077/HnKIieN6a
网友对土摩托此次被打脸极尽嘲讽:
中医是个锅,什么都往里装
中医好冤哈哈哈
中医被黑的最无辜的一次
无知者自大,狗屁不懂的外行指责两栖爬行动物学的科研者
Nishiki:我服了这我服了这种人, 一个成年人脸皮真厚,看看认个错多难 ,还硬怼齐硕,怼不过就拉黑,把说错误的人全部拉黑,你就是正确的了?

土摩托这人吧,似乎名气还真不行,确实很小众,譬如我这个博客本就流量少排名低,居然百度搜索土摩托,电脑上排第三,手机上排第一,足见其知名度不高,百度也就只能搜索到358,000个结果,而方舟子则高达1700万。当然,土摩托自己肯定会说,好,这是好事,越小众,说明我越牛B。被土粉们奉为圭臬的土摩托第一定律,就是“凡是在当今中国混得风生水起的十有八九不是好人”,如果袁越粉丝众多,那可不就是自我认证是坏人。再有,有些人就天生追求小众,不愿意随大流,我相信袁越也就这德性,譬如别人都用的它肯定不用,我觉得它应该不会用苹果机,华为可能也不会,大概是用三星甚至索尼?

顺便记录一下,土摩托三定律或土氏三定律内容可见于https://weibo.com/1219362452/IpT7y50Tm微博的评论截图:
https://wx1.sinaimg.cn/bmiddle/48adfe94ly1gazjeg4ilij20ri1b742t.jpg
它说的这玩意不可证伪,总是对的,因为你说个反例,它总能自辩说那正好是那少量的十有一二。正如我可以说辛德林记定理“凡是办公室摆书的十有八九不会看”,哦,或者说马云定理“凡是办公室架上放很多书十有八九是骗子”,这也是绝对正确的,因为你逮到个非骗子的办公室摆书人,马云就能说那正好是十有一二。

知乎上更能见其缺乏人气。《土摩托是谁?》仅仅50个关注、被浏览18,104次、12个回答,其一还是他们三联生活周刊网名带三个表的王小峰的抖机灵。其中就有人反映其小心眼拉黑人。

土摩托是谁?
孙邪恶:及其喜欢讨论旅游和与他偶像方舟子相关的各种话题,观点较为偏颇,人品怎么样不好说,但心眼挺小的,微博上辩不过我就把我拉黑了。
Lynnn:这位土老师微博只要有不同意见Y就拉黑,呵呵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043077

还有人在豆瓣上说被拉黑的经历。

记录我被三联生活周刊撰稿人袁越老师拉黑的经过
Zen Zen 2019-12-06 00:58:01
袁越,三联生活周刊撰稿人,原网络ID“土摩托看世界”,因不可知原因被封号。
不知道袁越老师被删号的原因他自己是否知道,或者他和我被他拉黑一样,并不能明确具体的原因?
又或者我是知道原因的,因为这不是一个自由表达观点的地方。
傲慢的暴徒,会让说出真相者消失,留下那些无关痛痒的言论,以证明其正确。
我只是想通过探讨,了解一些自己无法知晓、确认的事情罢了。
https://www.douban.com/note/744477766/

酷爱拉黑,我知道的有这四人:方舟子、土摩托、微博上的eprom和孤鸿泽。人们常说自己的评论区是我的地盘我作主,想删除就删除,但我不大喜欢,把所有反对意见都删除拉黑(当然恶意辱骂我觉得该拉黑甚至全站禁评),只留下一片支持者的声音,营造出仿佛自己就是绝对正确的形象(方舟子推特就这路数),这与各个官方机构号、官方新闻下控评有何区别?不是一样的专&制做派?所以我一直觉得公众号筛选后显示评论很脑残,太友好于作者,脱离现实,只是在营造一种虚幻的和谐,这种虚假比批评性评论更让人恶心反胃。我感觉,这类拉黑狂可能需要通过拉黑来满足内心深处的一种权力欲,虽说是在个不大的自己小地盘,但通过拉黑,即能获得生杀予夺带来的深深的满足感。土摩托觉得别人说地不对即拉黑,虽然方舟子与土摩托常常隔空对话,但我想如果两人直接微博互动,我估计也会互怼而彼此拉黑,甚至于会对骂到方粉大骂土摩托也是方黑。因为它们的观点也时有冲突。比如方舟子如今见着个什么事都能黑中国,而土摩托经常强调个案不能说明问题、个案没有代表性。说起来,我知道的好多人都是源自于方舟子,但居然好多都被方舟子或铁杆方粉贴上了方黑的标签,如三思柯南、李清晨、oztiger、科学公园、科学老鼠会哦应是松鼠会等。土摩托或许与方舟子是真爱,目前土摩托还没荣获方黑认证。

土摩托对其自身仿佛有着迷之自信。比如上面提到的多人指出其说科莫多巨晰被用来制作中药,它不仅始终毫不承认错误,还要抵赖拉黑别人。这个人充满了强烈的极端性、偏激性,堪称偏执狂。他有句土名言叫“偏见源于无知”,我觉得对他而言,是偏见源于极端,极端化已经蒙蔽了它的头脑,让它无法客观理性看待问题。亦如如今的方舟子,完全丧失了科学精神,没了客观理性,整天逢中必反。比如土摩托一直不断在说中国电影垃圾“珍惜生命,远离中国电影”,我难以想象有怎样的科学精神,才能把所有中国电影都一棍子打死。当然,或许他内心不这么想,是故意口出狂言博眼球,他本就声称“极端在需要极端的时候就是一种美德,这是那些崇尚中庸思想的老学究们永远不会懂的道理”。可能就是在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路线,唯有极端化才能彰显其特立独行,才能更加发泄出心中的情绪。

在170604我日记:前几日偶然看到土摩托还在搜狐视频做过一些脱口秀视频节目就叫土摩托看世界(https://my.tv.sohu.com/pl/6921097/index.shtml),看地我尴尬症就患了,面对镜头,土老师表现很不自然,比较生硬,还不如方舟子的镜头感,更远不如罗振宇、高晓松、梁宏达这些脱口秀当红大腕了,如此看来,罗高梁的成功也并不偶然,它们的口才、镜头前的表演能力很强。
但我认定,就个人专长领域来说,罗高梁肯定远逊于土摩托方舟子,即便是高晓松的本业的音乐认知,可能都赶不上土摩托这个理工男。我个人觉得,一个人,你要能力够强,你无需取悦你的受众,不必注重形式,没有必要搞什么音频视频节目,文字即可。所谓的视频音频脱口秀节目,不过是迎合观众的打开方式,把用文字更容易更方便讲解的东西,变成了反而既浪费时间也不利于深入探讨的形式。所以我有些不理解,土摩托会有如此视频节目,可能或许是,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这个年代,绝大多数人都不能免俗,都会求名逐利,都想扩大影响力,人说无欲则刚,只要有欲,你就还是不免会做许多实质上很无趣的事情。

我很是好奇,这样的人,在日常生活中怎么能有朋友?以他的各种极端化的观点与态度网络风格,怎能在现实中与人交流互动?他会有老婆吗?谁能受地了?但他自然是有朋友的,比如经常网上互动秀恩爱的小老虎,好像是说唱歌手或饶舌或嘻哈,我是傻傻分不清楚这仨的区别,知乎上好多人又说是诗人。我还专门试着听过他的歌,感觉就是这神马玩意,这是唱吗?感觉不是说唱而是说书,我是完全接受不了。我理解中音乐第一要义是音乐而非歌词,而这个说书我感觉在本末倒置。土摩托微博上还经常隔空秀恩爱的是纪录片制作者陈晓卿,就是做网红纪录片作品《舌尖上的中国》的导演——说起这,方舟子对这纪录片也看不上,连舌尖这两字都要批,估计方土俩人因这片子就能掐起来。估计是怕影响不好,一直未见土摩托反驳过方舟子,要不然两人你来我往,可能又一方粉眼中的方黑就粉墨登场了。我在想,以土摩托这种极端化的性格做派,怎么能与这些文科生成好朋友。或许就是,人常说的,网上骂地凶的人,往往现实中平和地很,线上线下完全是两个人,方舟子亦是如此,网上见谁怼谁,估计现实中就正常地很了,大概是网络这玩意,没有了面对面的近距离骂人的脸面顾忌,就会把人变得极端化无耻化。对这现象,人们早有精辟总结:当今互联网喷子的现状网上凶如虎见面怂成狗、在网上嚣张的人一般现实中都很怂、网上“横”VS 现实“怂”、网上猛如虎现实怂如狗、网络喷子现实就怂了。除去此种解释,我是无法理解其怎能生存于人类现实而不被全民隔离。

当然,对于土摩托,我今后还是要观其微博买其书,丫地居然拉黑我,但我偏还是要看要买(早就准备买《人类的终极问题》,sk 他上次推荐的书《无穷的开始》我难以读下去离看完还早),就气丫地,难道它还还能拉黑我不让我买他书看他微博?这他可真做不到。他要能自绝于网络我倒确实看不到他微博了,不过我想他没这勇气,还是需要通过网络来刷存在感,正如编程+随想通过与人博客评论区互动找到了人生意义。也可能就是我犯贱,正如土摩托一向看不起绝大多数中国人,可他的读者还是绝大多数是中国人,方舟子亦然,都要凭着中国人混碗饭吃。对此,我感觉他还是比较酸的,总是嘲讽别人怎么赚钱风生水起、别的自媒体如何垃圾只会博眼球只有界面友好而无实质内涵,大概是他既想赚钱又坚持站着,让其内心也纠结与矛盾,就像看着别人炒股做快进快出一时赚地盆满钵满,也只是内心嫉妒,却始终个人坚持做长线价值投资,但心里郁闷就要不时骂技术分析是垃圾。土摩托只能踩着别人来以自己的清高与曲高和寡而内心沾沾自喜并微露于网络文字——当然,这种人还是越多越好,不过注定它们也必定是少数派。我们该庆幸我们的时代有这类人吗?扯淡!它们的基因早就注定它们走这个路线,不用你鼓动,它们自己就非走不可。所以我们人类才发展壮大,就因为我们这该死的不得不有的多样性。

附190619在知其被全网封杀后的评论:
早上时,看转发方舟子推特的头条号云霄一舟,才知土摩托竟也被全网封号,大概是昨天的事。土摩托微博我偶尔会看看,没注意到有什么出格的言论啊,可能是以往的一些言论导致。这说明,方舟子前几天所讲“从现在开始任何有影响力的自媒体账户都不会允许有,不管它们是不是政治性的”,很可能并非空穴来风,不是他的个人猜测,而是有内部人的小道消息,又红又专的宁南山不是也封了嘛。我记得,早一两年,土摩托就曾被新浪微博长久禁言,好像禁了一年,原因是敏感日左右说了一句“维稳,多少罪恶假汝之名”。土摩托算是个死理性派,极端崇尚科学,对民族、国家无感,言论经常不讨人喜,小心眼,经常拉黑人,但封杀他我还是感到匪夷所思。我担心,这种封杀,会否对其经济造成不利影响,封杀是否会延伸到线下,比如封杀他的实体书、杂志,那样的话,可能土摩托就得转行了。

相关

2020-02-12 07:29:34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土摩托其人其事:2020年被袁越拉黑后耿耿于怀写长文排遣郁闷》有5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