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2000年3月27日让祁县伤亡惨重的超级大风

2000年3月27日下午2时37分至53分,祁县曾经刮过九级超级大风,瞬时风速曾达11级。当时,我还正上高中,那时刚上课,学生们都在教室,我只记得刹那间窗户外面天昏地暗,以及过后人们都在谈论玻璃厂死了好多人,还有个上体育课的学生被砸死。2018.5.24 ,听初中老同学ZLG说起,我才知道了那场风灾的具体日期是2000.3.27下午两点多,结合这个日期用百度搜索,有幸找到了两篇论文用一个当时记者所写的报道,部分还原了当时之惨状:死亡13人,受伤52人。


风与玻璃器皿厂厂房结构 赵桂香 张瑛 李琳 《山西气象》 2002年03期
引言 2000年3月27日,受蒙古气旋过境后副冷锋影响,晋中市出现历史上春季少见的大风伴随沙尘暴天气,全市瞬时风速均在17m/s以上。由于受特殊地理、气候条件影响,祁县出现9级、瞬时11级以上大风,致使3个玻璃厂倒塌,造成伤52人,亡13人,全县直接经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SXQX200203008.htm

 

 

闲云野鹤:新闻写作背后的故事(五) 争分夺秒抢新闻 (2010-03-23 10:12:4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d943cc0100hxrk.html
第五章
故事之十四 :一次特殊化的采访
2000年3曰27日,祁县境内出现九级大风(22米/秒),人员伤亡严重。得知这一情况后,我和其他新闻单位当天几乎是同时赶到祁县。在县委二招,一名县委常委、县委宣传部长亲自坐镇接待记者,她对来者一概拒之门外,不谈情况,不提供交通工具(那时候没有现在在这么多的车,交通很吧方便,县城也少有出租车),唯独对我是个例外。
这事说起来大家可能会奇怪,一个小小的宣传部长竟敢阻止记者对重大新闻事件的想采访?我说,敢!因为那时候,中央对天灾、人祸的重大事件公开报道还没有解禁。不要说当地的领导,就是上级领导也反对见报。我报道之后,在地委小食堂吃饭时,晋中行署的一位主要领导就曾经黑着脸责问我:“老穆,你报道那干啥?”多亏那时的地委书记申维辰同志是个明白人,他说:“老穆报的对,这种事情不能瞒报,老穆不报,总有人会捅出去,咱们反而被动,老穆的报道就很客观嘛!”这才给我解了围。
申维辰说的对,我的报道是很客观的,我报了天灾,也报了各级党组织如何组织人民抗灾救灾,不会像一些小报那样,只顾猎奇、追求轰动,甚至极个别的人不惜去煽动群众情绪。再说,我先报道,对别的媒体来说,还可以起到先入为主引导舆论的作用。你可能会说,你就只会为共产党涂脂抹粉,这话我过去,直至现在也是敢公开承认:因为我是党报记者,晋中记者站长,我得为共产党说话,得为社会和谐考虑。我想,换成你,你也会这样做的。

附:祁县刮大风(三篇)
祁县遭受大风袭击
52人受伤,其中10人死亡
本报3月27日讯 今天下午2时37分至53分,祁县受受蒙古气旋强烈影响,境内出现九级大风(22米/秒),部分企业、学校不同程度受损。下由村锦达玻璃厂、古县富成玻璃厂、裕丰玻璃厂出现厂房倒塌,人员伤亡严重情况。截止记者发稿时,有52人受伤,其中10人死亡。
接到风灾报告后,晋中地委、行署,祁县县委、政府领导立即赶赴现场,组织医护人员在祁县4个急救中心和地区二院进行抢救。
(原载2000年3月28日山西日报)

危难方显党靠山
——记祁县“3.27”特大风灾中的共产党员们
程光明在祁县古县镇宝成玻璃厂工作。这次风灾中,被压成腰椎压缩性骨折。
(原载2000年3月31日山西日报)

大风从祁县刮过
受蒙古气旋影响,3月27日下午2时37分至53分,祁县境内刮起了9级大风(风速22米/秒)。部分企业、学校、电力设施、蔬菜大棚、厂房工棚严重受损。据统计,有1149根电杆、7根烟囱被吹倒,43410米高低压电线被刮断,63个塑纠大棚被撕烂,1513棵树木被拔起,1627米围墙被推倒,300块大型广告牌被吹跑,800平方米教学楼被损坏。这次风灾虽然面积不大,但损失惨重。全县死亡13 人(最初统计数为10人),52名伤员住院救治,直接经济损失达423万元。
据县气象站反映,这是祁县有史以来有记载的风力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时间为为16分钟,后因电线刮断,电脑停转,纪录中断)的一次特大风灾。记者翻阅《祁县县志》,也出没有看到有超过这次大风的记载。
下申村锦富达玻璃厂一工人反映,刮大风时,他们正在房(平房)顶上作业,被风刮得站不住脚,在房顶上翻滚,后来他们7个人赶紧手拉手趴下,才没有被风吹下房顶。
记者在祁城村裕丰玻璃厂被风吹塌的一车间外见到一个大水池,满满的一池水,竟被大风“舀”出了一半。水湿沥沥地流了一地,还没有渗完。
路过祁县境内的大运公路旁的加油站,记者看到10多个加袖站的顶棚,十有八九被风吹成了“筛子”。
城关二小学五年级学生正上体育课。两名学生去厕所,路过—堵2米宽、1.6米高的围墙时,正好风推墙倒,—名13岁的小学生当场被轧死。
谈到当时的情况,人们还“惊魂未定”。正在件院救冶的祁城村裕丰玻璃厂两名女工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目光呆滞,那名叫李娟娟的女工还没有缓过神来,不回答记者的问话,只是哭。另一名叫史丽桃女工说话也是断断续续:“我正干活……‘轰’的一声,(车间)顶子就(掉)下来了,我就什么也不觉了。”
大风从祁县刮过,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也给人们带来了深层次的思考:地处平川地带的祁县几个乡镇竟然刮起了9级大风,竟然刮得房倒屋塌!是房子不结实?老百姓们不服气。:“多少年来,我们这里就是这样个盖法 (当然,也不排除少数房子有质量问题),但总不能为了防范常规想不到的灾害,把房子盖成碉堡吧!”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种看法被普遍认同,这就是生态环境,而且是全国的大生态环境。现在空气受到了污染,水受到了污染,连食品安全都成了问题,人们连口好空气都吸不上,连口清洁的水也喝不上。这次又给祁县的老百姓来了个“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难道与过量的森林砍伐、植被被破坏、土壤加快沙化能没有关系?
生态,生态,还我一个好的生态!这不仅是祁县灾民们的呼声,也是全人类的呼声!
(原载2000年4月4日山西日报)

2018-06-12 17:31:34 XUEXX.COM IPO

作者: XueXX

QQ 10543849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